[童话]角色扮演_分节阅读_53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万嘉袂站在草地上看着已经完全可以操控伊丽莎白来去自如的奥兰多,看他骑着马在夕阳的余晖下来回奔跑的美丽身影,突然间就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看到了当初那个安东尼的影子。

    玩了一下午的两个人,终于在天完全黑下去之后满身大汗的回到了自己的寝宫里,两个人嬉闹着跑上跑下的玩得很开心。

    直到吃饭的时候,才有一个平时在马厩里的奴仆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报告:“殿下,伊丽莎白她、她刚才突然间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现在已经没气了!”

    万嘉袂拿着叉子的手顿住了,他挥挥手让他先下去查查马儿的死因,心里十分难过。怎么说伊丽莎白也跟他好多天了,虽说是动物但那也是有感情的,突然间去世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你说,刚才还好好地跟我们一起玩的,怎么突然间就死掉了?”万嘉袂完全没有了食欲,自言自语的说这话。

    奥兰多无声的握住他的手,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的抚慰,他凑近万嘉袂的额头温柔的亲了一下。

    而在万嘉袂看不见的角度,嘴角却扬起一抹邪气又冰冷的笑。

    第45章 小美人鱼

    伊丽莎白死的莫名其妙,万嘉袂很是难过了好几天,教他骑马的老师见他整天闷闷不乐的十分于心不忍,于是特地又让人从马厩里给他重新挑了一匹更漂亮的马儿给他。万嘉袂虽然很感动,但是骑着新的取名为莉莉的小马驹,总还是觉得不如伊丽莎白好。

    奥兰多知道他心里不痛快,于是就缠着万嘉袂教他读书写字,好分散他的注意力。

    “来,这个字的是我的姓念做wan,第四声哟!”万嘉袂跟奥兰多两个人趴在软软的地毯上,手里拿着他认为不好写字的鹅毛笔,一笔一划的教他认字,当然了他写的肯定是汉字。

    可是奥兰多却总也学不会这个字的写法,抓着笔歪歪扭扭的就是写不好那个“万”字。万嘉袂扶额,连万字都写不好的话,那下面的嘉袂两个字他不是更学不会了。

    他伸出手来握住了奥兰多抓着笔的手,重新拿来一张白纸说:“来,我教你重新写,就是这样先画一个横……”

    奥兰多愣愣的低头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

    热的……

    他呆呆的想着。

    万嘉袂见他走神,用羽毛笔敲了敲他的额头:“发什么呆啊!没看见我正辛苦的教你写字吗!还有,你的爪子这么凉不许靠近我。”

    说到手凉,万嘉袂一直觉得奇怪极了,这家伙简直就像是个冷血动物一样,全身温度低的吓人,无论给他穿多少衣服盖多少被子都无济于事,他也找了许多医师来给他看看,医师都说没什么问题,可能他天生就这样。

    但是,真的有人天生体温就这么低?

    他百思不得其解,而这个家伙因为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所以两个人的交流有点艰难。好在他现在已经慢慢能够看懂他的意思了。

    奥兰多被他骂了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又伸手摸了摸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然后扭头就抱住万嘉袂亲了过去。

    嘴巴被人堵住了万嘉袂无力的翻了个白眼,由着他亲去了。反正反抗也没用,这家伙那身肌肉不是白长的,一只手就能压制住自己。而且,他自认为也不是矫情的人,既然承认了自己喜欢人家,亲亲抱抱什么的也属于正常情侣会做的事。

    不过,这家伙真是个接吻狂魔啊!时不时的就喜欢把头伸过来求接吻,从来不征求他的意见。

    好吧,虽然万嘉袂不要脸的承认……接吻其实还挺舒服的。而且对方是个大美人,他也不吃亏。

    咳咳

    就在两个人在卧室里腻歪着亲来亲去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万嘉袂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家伙推下去,跌跌撞撞的整理好衣襟去开门。

    奥兰多被他推下了床,颇有些委屈的揉揉自己的脑袋嘟起了嘴,然后眼神阴狠狠的瞪向了房门的方向。

    门外站着的是劳伦斯,他面带着微笑的说:“殿下,很抱歉打扰您今天休息了。不过,您必须要换身衣服去迎接客人了。”

    “海伦公主已经到了,正在大厅里等着您呢。”

    万嘉袂一愣,然后问道:“海伦?她怎么来了》”

    “公主是来拜访您的。”劳伦斯回答,“您是否现在就过去?”

    万嘉袂想了想,怎么说人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是特地来看望自己的,无论如何不能冷落了人家,于是他点头说:“好的,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换一身衣服。”

    劳伦斯微笑着鞠了一躬,“好的殿下。”

    万嘉袂关上房门,然后三两步的跑到衣柜前开始翻箱倒柜的找正装,宫廷礼仪烦死个人,便装和正服规定了必须要在不同的场合穿,而且正服实在是太繁琐了,他又不习惯让妹子伺候,所以每次都能把自己搞死。

    奥兰多看他找衣服要出去的样子,站起来扯了扯他的衣摆。

    “奥兰多你自己玩啊,我去接、客……呸!怎么说这么奇怪,我的意思是有客人来了,我必须要去迎接她,抱歉啊我下次再陪你玩啊!”

    她……?奥兰多注意到了这个称呼的不同,咬着唇又伸手拽住了他,明显是不想让他走的样子。

    万嘉袂急着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没空搭理他:“你乖一点,我去去就回来,不能让妹子等太久了,不然劳伦斯又会唠唠叨叨说我礼节做的不周到。你听话在这里自己玩,明天我带你去骑马。”

    他花了好半天终于是把衣服换好了,顺手又拿过一边的纯金王冠带在自己的头上,确定了没有任何问题了之后转身就要走。

    奥兰多就站在原地依依不舍的看着他打开房门,目送着他离开。

    “殿下,我们走吧。”劳伦斯替他把来不及关的卧室门给带上了,在门被关上的最后一点缝隙里,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还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的奥兰多。

    当万嘉袂到了大厅的时候,果然就看见海伦端坐在沙发上,端着一杯红茶细细的品着。她今天穿了一身嫩绿的小洋装,衬得整个人青春靓丽。

    “对不起,我来迟了。”他走过去笑着道歉,对着她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仪。

    海伦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起身也回了一个礼:“没事,是我唐突才对。”她有些羞涩腼腆的说:“对不起,因为……你说过我可以随时来拜访,所以我、我就……”

    “没事!”万嘉袂大大咧咧的笑着摇头,“你愿意来玩我也很开心,多一个朋友当然比较好啊!”他这么说着,但是他也没想到当时不过随口一说的邀请,这个妹子居然当真了,而且还真的千里迢迢跑过来找他。

    其实还是有点感动的,尤其是这个妹子人还挺讨人喜欢的时候。

    看着他特别好看的笑容,海伦害羞的低下了头,语气都开始结巴了:“那、那、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万嘉袂再次的挥手表示自己不在意,然后转头让几个小侍女帮忙把海伦公主那边带过来的行李给搬到劳伦斯为她安排的客房里去。

    他瞅了瞅海伦带过来的箱子,嘴角抽了抽。女孩子出门果然就是很麻烦,这么多的大箱子搬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姑娘把家都搬来了呢!

    海伦是个真正的淑女,她坐在那里光是喝茶都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举止优雅得体落落大方,如果不是万嘉袂已经先一步喜欢上了奥兰多那个家伙,这妹子简直太合他的喜好了,简直就像是天生为他准备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