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服诱惑引发的激战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孟白亦将简清兮散落的头发,轻轻别到耳后,咬牙道:“我看你今天是想被我干死,竟然敢这样挑鲜我。”

    简清今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似的,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堵在了来势汹的吻中。

    她的小嘴被男人的密密实实地堵住,他大舌勾着她的小舌用力吸吮,吮得她的舌根都微微发麻,几乎要喇不过气来。

    简清兮下意识的伸手推着男人坚实的胸膛,好不容易才让孟白亦微微松开自己的唇,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

    又你想让我拿息啊,“简清满脸维红的娇喷着,小手拍在他的胸口前。

    孟白亦搂着她笑笑,他的目光凝在小人儿被自己吮得红肿水润的粉唇上,喉结上下滚动着,随即他的手开始从大腿慢慢向上游走,在触碰到简清兮内裤的时候,眼神就暗了几分,太湿了,

    他迅速的脱掉了简清兮身上多余的衣物,抓住她的双腿放在腰侧,随即掏出粗硕硬物,一口气顶开穴口,肿胀的龟

    孟白亦的坚挺这样猛地一下插进来,简清兮整个身子绷紧着颜更起来,过多的快感无处意泄似的,她的两手紧紧勾着孟白亦的脖子,不可控制的挺起胸口,纤腰却又像害怕那根粗社似的向后退,咬着下唇直抽气:“……太,太大了…好涨……

    孟白亦轻轻的喘着,感觉到简清兮要躲,又怎么能放过她,抓着那圈润的小屁股就朝自己腾间使劲按,让粗长的肉

    简清兮就这么一下被干得达到高潮,脚趾都舒爽的蜡缩起来,双腿勾着男人的动腰死死夹住,两人相接处奕地一下溅出品亮的淫靡水汁来,顺着黑木办公桌的桌沿滴滴答答的就往下淌,

    露在花穴外的两颗卵蛋被她喷出的淫水浇了个正着,刚刚射过的男人感到一阵酥麻的爽意,虽然第二次不会那么快到,但他还是忙将己退出了一点,只是刚一离开那湿热温暖的小嘴儿,肉棒上凸起的青筋就好像不满似的微跳着。

    这才这样就受不住了吗?我还没有好好惩罚你。“孟白亦的声音愉悦中透着那渝与玩味。

    简清兮睁大了眼睛,娇喷地看着他,嘴里的话语却因男人的动作而撞得破碎:“嗯……啊”

    ……“孟白亦喘着粗气又一次挺腰向进去,”看看你今晚到底能高潮多少次。

    ……轻点……简清兮被干得说不出话来,勉强在呻吟的空隙里锤了一下他的胸口。

    然而,接连而来的是小穴深处又被快速的向弄了数十下铹啊谊政里,并且动作一次比一次狠,孟白亦借着越来越重的腰力,愈发深的顶弄着简清兮的花心,粗硬的棒身次次碾过阴道里的敏感点。

    热简清兮无法承受的微微挣扎躲避,却被男人的大掌狠狠的箍着自己的腰臀,挺着身下那根粗长的性器,就像是要把她贯穿似的。

    激烈的动作间,简清兮胸口露出大半只饱满的胸乳,孟白亦伸出一只手,抓着一只绵软大力揉捏,俯身便去舔那硬挺的小奶头。

    简清兮被他撩拨得身子越来越软,花穴也被干得湿的一塌糊涂,孟白亦每次都是整根进整根出的连连插干,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

    胸口上也已经全是亮晶品的口水痕迹和男人大力揉捏而留下的暧昧红印,夹着男人劲腰的腿一直在脱力的在发抖,软绵绵的要往下掉;但是很快又被孟白亦托住搁在肩头,借着这个姿势,更深的往小穴里插。

    口简清兮已经连泄了好几次,或许是数日没有做爱的缘故,水流的格外的多,从花穴到屁股连着整条大腿全是湿漉漉的,若不是孟白亦将文件推到一旁,指不定都要被她给淋湿了。

    随着快感的累积,男人的眸色明显变得更深,他勾着她的腰,卖力的挺动下身,办公室中,响彻着肉体撞击声,伴面不住的抚摸择照她手感极好的简解,一面用力的将她向自己孟白亦深深浅浅地撞击碾磨着内壁的各处,简清兮忍不住攀紧了他的肩膀,一边神色迷离地晃着脑袋,一边无意识地扭腰,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简清兮胡乱地哭泣低吟,唇间溢出的都是他的名字,断断续续,娇媚诱人:“孟白亦…………射进来…………”

    孟白亦的大手抓住简清兮的腰部,狠狠的抽插撞击,每次都撞到了花穴的最深处,然后用龟头在里面旋转研磨着,缓慢磨人的抽出,最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

    “老公的大鸡巴干的你舒不舒服,还痒吗?”孟白亦粗重暗哑的声音在简清兮身后响起。

    “啊……啊嗯……好舒服…”简清兮忍不住娇呼。

    “真是个骚货,怎么操都不满足,”说着,男人加快了肉棒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胯部撞击着她丰满的雪臀,在上面留下一片绯红的印记,两颗圆球也拍击在湿淋淋的穴口上,好像恨不得也塞到小穴里面去。

    简清兮趴在办公桌上,身下的快感累积了一波又一波,那拍击在穴口的两颗卵蛋上已经蹭出了淫靡的白沫。

    孟白亦伸出一只手摸向两人交合的地方,在她的塞满了肉棒的穴口处摩擦揉捏,准确的找到一颗充血肿立的花核,狠狠的揉捏按压,拉扯旋转,同时肉棒更加有力的对着小穴捣弄抽插。

    “噢……你别碰那里啊……啊啊啊……不行了……”简清兮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脑海里一片白光闪过,身体一阵抽搐,小穴猛地紧夹。

    男人低吼一声,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又重重的在里面抽插了十来下,才狠狠的撞进子宫口,马眼一松,大股大股的浓精喷射出来,尽数洒落在了子宫深处。

    高潮过后的余韵里,孟白亦一边亲吻着简清兮的头发和脸颊,一边将她整个抱在怀里,轻轻摩挲着她的蝴蝶骨和腰背,平息着她娇躯的颤抖。

    ρo①八,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