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play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在国外的医院疗养了一周后,在签证到期前,两人回国,孟白亦转到了国内的医院继续休养。在国外的时候,孟白亦还算老实,顶多亲亲摸摸,可一回国,就肆无忌惮了起来,明明伤口也没恢复完好,时而隐隐作痛,就开始提出那方面的需求。

    男人在做爱中自然要用到很多腰部的力量,简清兮怕他伤口崩裂,所以帮他解决了好几次,然而,孟白亦就是个得寸进尺的人,只是用手或是用嘴,并不能满足他。

    煮推开她的身子,自光的这天,简清兮用手为他解决后,躺在他身侧昏昏欲睡。

    孟白亦眯着眼睛享受了会高潮的余韵,也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缓过神来后,他看向怀中的小女人,她的被子被掀起一角,连带着弄乱了她的睡衣,领口歪向一边,露一小片凝白的绵软和一处美妙的沟整。

    男人喉结明显的滚动了一下,简清兮全然不知男人正用那暗潮涌动的双眼视奸他,而是动了动,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他往下挪了挪,凑近了她的身子,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脖子上,简清兮忍不住伸手推他:“痒。

    孟白亦捉住简清兮的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里痒吗?”

    简清兮还没来得及嗔怪她,他的大手不安分盖上她的臀部,在那绵软富有弹性的地方揉捏几下,随后滑到前方,伸入她的两腿间。

    简清兮本能的夹紧了双腿,脸蛋发热,很是羞恼的挣扎:“别闹,刚刚不是弄过了吗,而且这里可是医院。”

    纵使两人住的是vip病房,但是还是有风险,而且,她担心他的伤势。

    孟白亦的手指隔着衣料用力的按压挑弄简清兮腿心私密处,满意的听到简清兮一声娇吟。

    “医院正好,在医院做的机会可不多啊。”他说着,另外一只手从衣服下方穿过,撩起上衣,推开里面的文胸,抓住左边丰满的胸部重重的抓捏着这样关

    “简”清今身体很是敏感,一下子就被他弄的浑身瘫软,只觉胸口酥麻无比。孟白亦低头,湿热的舌头舔舐简清兮精致的锁骨,然后慢慢往下,吮咬另一边的雪白,喷啧有声的用牙齿啃咬吮拉扯她胸前的红蕊

    “不行。别在这里股久违的热流涌向小腹,简清兮紧咬下唇,压抑着呻吟。

    她的抵在孟白亦的胸膛,脑海中尚有一丝理智存留。

    “有什么不行,不会被发现的。”,更是让气孟白亦两只手从简清兮身上撤出,乐此不疲的诱哄着。

    简清兮填怒的瞪着孟白亦,两人面对面侧銷着,她身上穿的白色蕾丝文胸裹着丰满的胸部,两团绵软随着呼吸不断的起伏。

    孟白亦看着眼前这香艳的一幕,只觉身下的热物涨痛的不行。

    男人眸光幽暗,声音粗重:“自己把内裤脱了,我给你止止痒。

    简清兮羞恼的摇头:“不要

    孟白亦无视她的抗拒,幽深的目光肆意的打量着简清兮夹紧的双腿,敏锐的发现内裤上贴合着花辦部分的布料颜色有些深。

    他挑眉,见简清兮红着脸不动作,便主动的伸手摸向简清兮的内裤:“这么湿了还说不要?”,他恶意的用手指摩挲顶弄了几下花瓣,手指上很快闪着亮滑水光

    清今咬住下唇,却还是没有阻挡唇边呻吟的溢出,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孟白亦的手。

    情清令身体操热的不行,一身隐礼服因她身子的动回得有“这么久没做了,你受得了吗?嗯?”孟白亦浅笑着,手指从内裤边缘钻了进去,略微粗糙的指腹揉捏着花瓣,同时找到里面的花核,用力的揉捏按压旋转。

    “啊不可以。”简清兮娇呼出声,双手紧紧抓住孟白亦结实的双臂,花穴里涌初一股又一股的爱液,将孟白亦的手彻底打湿。

    “这么多水,骚得不行…。孟白亦用手指刮擦磨蹭着娇嫩敏感的湿润穴口,里面不停的溢出透明的爱液。

    “啊哈别弄了,

    简清兮忍不住泣声哀求,小腹和花穴的空虚酥麻越来越强烈,湿润的穴口不停的吮着孟白亦的手指,手指头摩擦看她娇嫩穴口,让简清兮理智渐渐迷失只渴望被狠狠的插入。

    孟白亦见她已经动情万分,便抽出了满是爱液的手指,准备提枪而入。)

    一下子没有得到抚慰,简清兮就有些幽怨的着孟白亦,双腿无力夹紧,孟白亦露出一个邪肆的笑容,搂着她的腰将她转过了身去,背对着自己。

    他自后面将她的内裤剥下来,挂在她雪白的大腿上

    随即孟白亦拉下裤头,释放出粗热坚硬的肉棒,同时将简清兮的一条大腿轻轻抬起,挺动腰身,将炙热的肉棒对准湿流漉的粉嫩小穴,用力的捣了进去。

    刚一进去,肉棒便被花道绞得紧紧的,孟白亦咬着牙关,迫不及待的大力抽送起来,每一次捣弄都很用力,恨不得将简清兮狠狠贯穿。

    响。啊。啊。啊点。…。

    简清兮浑身歡抖,手指揪紧了床单,仰起雪白脖颈发出一声声娇媚的呻吟。

    敏感湿润花穴忽然被又热又硬的巨物一下又一下的贯穿摩擦,每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爱液,两人交合的地方很快一片泥泞不堪。

    “孟先生,睡着了吗?该换药了。“可孟白亦刚刚才操干了几十下,一道询问女声忽然从门边传来。

    “唔唔

    “有人来了!简清兮眼里闪过恐慌她的嘴巴已经迅速的被男人的大手堵,,发不出任何声音。

    简清兮小腹因为紧张而紧缩着,孟白亦本来还皱起眉头,恼怒这倒霉护士好死不死的打扰他好事,现在却有些庆幸,因为此刻他舒爽的不行,肉棒被小穴里面的媚肉纹得紧紧的,好像有无数张看不见的小嘴看棒身,差点没让他一个精关失守。

    孟白亦的大手用力的抓紧了简清兮的臀部,腰部发力,肉棒费劲的抽出又重重插了进去,动作缓慢,也不敢大肆动作。

    简清兮急得快哭了,护士还在外面,可男人的肉棒还在她的体内磨人的进进出出,大量的爱液随着肉棒的抽插而流出穴口,但这种心理上的紧张和害怕却给简清兮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刺激。

    孟白亦又何尝不感到爽,心理上的刺激感与伤口处的疼痛感以及性爱的快感交汇在一起,合成一股妙不可言的舒爽滋味。

    没有得到回应,护士也不敢进来,只继续在外面轻喊着:“孟先生?”

    简清兮死死咬住下唇,生怕泄出任何一丝呻吟,迟迟没有得到回应的护士只好离开,毕竟,她这几天的照看下来,也知道孟白亦是个不好惹的男人,除了他身边的女人,对其他人都是一副不耐烦的脸色。

    最终护士还是无奈力气,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简清兮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然而孟白亦在这个时候,却忽然松开了抓住简清兮臀部的手,将深插在她体内的肉棒抽了出来。

    简清兮睁着雾蒙蒙的眸子看向孟白亦,小腹酸软又空虚,花穴里更是酸痒的不行。

    简清兮想要,又羞于开口,很是矛盾。

    孟白亦忍着欲望身下的肉棒不安分的跳动着,明知故问的逗弄着她道:“怎么了?”

    “嗯……快点……进来……”简清兮泪眼汪汪的,难耐摆动着臀部,去磨蹭男人的坚硬红肿的粗热,一股股的淫液从下身流出。

    “什么进来…”孟白亦吻得一脸认真。

    “呜呜……给我……你的那个……”简清兮被他说的更加空虚难耐了,无助的哀求道。

    “我的哪个?”孟白亦一把抓上她柔软的臀肉,拨开丰满的臀部,看着那不断收缩滴着水液的粉色穴口,抬手拍了下那丰满臀部,看着上面出现的粉色五指印,心里兴奋异常。

    “快进来……里面好痒……嗯嗯……”然而简清兮话还没说完,小穴被一根粗长炙热的肉棒贯穿了。

    虽然没有得到满意的回答,孟白亦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啊……太深了……嗯啊……”

    肉棒插的很深,简清兮昂起头叫出声,身下被狠狠插入的快感让她感觉既刺激又舒服。

    男人的大手抓住她的腰部,狠狠的抽插撞击,每次都撞到了花穴的最深处,然后用龟头在子宫口旋转研磨着,然后慢慢抽出,最后又狠狠的插了进去。

    “好紧……嗯……”孟白亦粗重暗哑的声音在简清兮身后响起,说着,他加快了肉棒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胯部撞击着简清兮丰满的雪臀,在上面留下一片红色的印子,两颗囊袋也拍击在湿淋淋的穴口处,好像恨不得也塞到小穴里面去。

    “啊……嗯……快到了……”

    简清兮无力的抱着孟白亦围在自己胸前的手,小穴内翻起一股又一股的快感,身下一阵紧夹,两人的私处早已泛起淫靡的白沫,毛发也不断纠缠在一起。

    孟白亦见她快要高潮,伸出一只手摸向两人交合的地方,在简清兮的花瓣穴口摩擦揉捏,准确的找到一颗充血肿立的花核,狠狠的揉捏按压,同时肉棒更加有力的对着小穴狂干猛插。

    “噢……别弄那里啊……唔嗯……不行了……”简清兮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脑中一片白光闪过,小穴紧紧的绞着肉棒,身体一阵抽搐,花穴深处里面喷洒出大量的爱液,冲刷着男人火热如铁的肉棒。

    或许是许久没有做过的缘故,在简清兮高潮的同时,孟白亦也觉得腰眼发麻,快要到达临界点。

    他低吼一声,强忍着射精的冲动又重重的在里面抽插了十来下,才狠狠的撞进子宫口,马眼一张,一股滚烫的白色液体被射进了子宫深处。

    “唔哈……”简清兮满脸红潮,小穴依旧控制不住的抽搐收缩,孟白亦“啵”得一声拔出软掉的肉棒,低头一看,穴口处很快涌出一股浓稠的白浊液体。

    孟白亦看的心中又是一阵火热,但伤口处的疼痛渐渐浓烈,估计是渗出血了,这才无奈作罢。

    今天相当于双更,所以明天不更了(*^__^*)嘻嘻

    看他自慰

    次日清晨,暖暖的阳光,透过应户,淡酒进病房,如一层金妙般蒙在了孟白办和简清兮相依的身上。

    偌大的病房里,除了均匀的呼吸声,唯有一旁测量心跳血压仪器的滴滴声或玩秀的军身发软不停中

    孟白亦早就醒了,他轻抚着怀中人的柔滑发丝,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简清兮睡得安稳,她正闭着眼,浓E镜毛纤长,脸烦带看睡熟的红晕,唇色粉嫩,可人娇媚。

    就在这浓情意的爱抚问,一股暖味气息升腾起来。,不知不觉中,孟白亦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简清兮身上游走起来,甚至是胆大直接伸进了简清兮的衣服里面

    简清兮是再怎么眾在再怎么困,也终是被身旁这个肆无忌惮的男人给周醒了。

    “喂,你能不能安分点一静开眼,简清兮半踩着辞子眉头微置,没好气的瞪他。

    孟白办例是一脸无草,勾了勾角:“我搜摸自己的老婆怎么了。”

    “谁是你老婆。”简清兮脸一热,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并将他钻到自己胸前的咸猪手给拿了出来。

    孟白亦了一声,扯到了伤口停了起来,却并不着自己的伤,而是有几分不满的看看她:“你不想嫁给我?

    简清兮心一生怕自己再碰疼孟白办的伤口往后挪了挪,孟白亦没得到她果断的回答,立即焦急的催促她。

    简清兮无奈的吐了口气,答道:“又设扯证,算哪门子的老婆嘛?”

    1“那好,一出院我们就扯证。”孟白亦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略微粗橘的大掌,又赋兮兮的滑到她的背上在

    简清兮无奈笑者赞同了,在她看来,他们早就比世界上任何一对夫妻杂空了,扯证是迟早的事,只不过她还没到法定年龄,但是估计也设孟白亦办不到的事。

    随着男人在自己身上摸弄的动作越来越大胆,简清兮有些怕事情失去控制,羞恼的轻轻将孟白亦结实的手臂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来,脸上泛红。

    、“你别乱摸了,大早上的摸出事来,你自己解可他决是没有动作他又开始发题展没有血限关系可孟白亦眯眼凝着简清兮,哑着声,低问:”妻子为什么不给带伤的丈夫解决性需求?是不是对丈夫有什么不满?“

    温热的鼻息,透着一股子淡雅迷人的香味,在简清今的鼻尖蔓延。

    简清兮抓住他的手臂,晃了晃,嘴角带着狡點的笑容:“实在难受的话,手又没伤,你可以自己解决,我也想看看你自己弄的样子。”

    她眨了眨灵动的水眸,清澈见底的眼睛笑的眯起,纯粹,不带有一丝杂质,干净的让人想“犯罪”,并且还透着一丝浑然天成能蛊惑人心的妩媚,他想,当初就是因为这样一双眸子,才会让自己对她一见钟情。

    她总是能很轻易的就挑起自己的欲念,当听到她竟然想看自己自慰,不管真假,也足够让他狂乱。

    一般欲望从身下猛地燃烧起来,直冲头顶。交简清兮只是随便调侃一下眼前的男人,却没想到蓦地让孟白亦呼吸更沉而重了起来。个血身男人的大掌,扣住她纤柔的后颈,将她稍稍拉离自己一些,削薄的唇,就这么狠而霸道的吻住她的。,简清兮没有反应过来,眼睁静看看孟白办强吻上自己柔软的唇瓣。

    她想推拒,却并没有推拒,反而是浅浅的迎合着孟白亦翻道而强烈的吻,而就这么一不经意的主动,孟白亦似是直接失去了理智似的,呼吸已全然紊乱。一简清兮娇软的像花辦一样的唇,让他再想控制,却根本不能自已,呼吸渐渐粗重,吻,也一路加深加里

    他腰上的上还隐隐作痛着,估摸看经过昨天的激烈伤口已经胸开了,但孟白亦根本不在乎那些。

    他的手扣住她的腰,继而无法忍耐的继续往下抹上简清兮的粉習,伴随着越发粗重的呼吸,手指难耐的揉捏着柔软的臀部,并用力按压着,仿佛要将简清兮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声低吟,送糟料,从那被咙得红肿的小嘴里经轻溢出

    “差点忘了,你想看我自深的眼底闪过一道暗芒,男人将松开了她,在戏谑的笑中,把手从她的臀部移到了自己的身下。

    激情病房【近期要隔日更了】

    孟白亦浅笑着,拉下宽松的裤子,将自己的手抚向双眼间的粗红的坚硬,大手在火热的男根上来回套拜。

    简清兮屏息看看他的动作,僵直了脖子,都不敢看他下身的景象,想侧过头不去看他,却被孟白亦空出的一只手按着肩膀,逼她与他对视。

    男人的俊脸上早已渗出细汗,体温也变得灼热滚烫,被情欲沾染的样子看起来异常的可口诱人,让她禁不住想给这个男人染上更多的色彩。

    简清兮终是没忍住看向来他的下身,他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自慰,这种既羞耻又兴奋的感觉,令她脸红的欲滴血。

    此时,孟白亦的肉棒已经青筋暴跳,剑拔弩张,泛着紫红色的光译,他白暂骨节分明的大手上上下下的抚慰着自己的性器,肿胀的冒出腺液的顶端,在这会儿看起来有些寂真。

    简清兮没忍住,伸手轻轻摸了摸男人光滑的头部,将那淫摩的白色粘液沾在手上,随后咽了咽口水,着魔似的将身子滑了下去,把他粗大的男根缓缓地含进嘴里,嘴唇覆上去的瞬间,男人就浑身一僵。

    简清兮先用舌头轻轻舔舐,从头部到茎身,都被她细细的舔了一遍,随后含住他的棒身,上下吞吐起来。

    舌头抵住顶端的时候,就不好顺畅的吞吐,而吞到底的时候,喉咙的异物感也让她觉得不是很舒服,

    但这一切都因为是他,变得甘之如为端红的乳头在

    吧孟白办的嘴里呼出轻叹,一只手的手指插进她的发间,忘情地按压着她的后脑。他饱含情欲的目光,紧紧盯着含着自己下身的女人不放,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抚摸着自己未能被她爱抚的两个沉甸甸的囊袋。

    因为两人的激情四射的动作,衣服与衣服之前的摩擦发出沙沙声,睡着的病床也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孟白亦感受着简清兮吞吐的节奏,她灵活的小舌在他马眼处转悠着,引得他不断轻嘴,打在他棒身和根部的呼吸,让他小腹紧绷,和顶到底部时她喉咙的触感,使他肉棒更加坚硬,顶端流露出更多淫廓的液体,逐渐失去理智。

    他的呼吸越发租重,双手紧紧握拳,抵在床边,关节都已泛白。

    他努力尝试控制自己,却还是渐渐迷失在这性欲的狂潮中,腰部的力量有些失控,开始让简清兮的小嘴接纳自己的更多,他只觉得自己身体内部有一股力量不容控制的流穿着,像火山内部的熔岩一样沸腾看,即将喷发。

    在即将射精的前夕,他的喘息声变得沉重而急促,火热高趣的硬物在一波又一波的强烈快感的冲撞下,急剧的最斗着,在租哑的低吼声中,男人到达了高潮

    白浊从肉棒中喷洒出来,简清兮却来不及抽身,脸上和嘴里都沾满了他浓都的精华。事后,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神里,都绕着一层薄薄的迷露,都能清晰的听到彼此的心跳,“扑通扑通”完全乱了节奏。

    孟白亦眯着眼睛歌了会气,想要拥住简清兮软绵的身子,可他动了动身子的一刹那,伤口处剧烈的撕扯痛,让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啊!“

    简清兮心口一阵揪紧,连忙撑着身子就坐起身也顾不上自己身上还残留着某粘稠液体,微凉纤细的手紧张的捧住孟白亦英俊而迷人的脸庞。快又全证礼看着眼前男人突然额头尽是冷汗,眉头紧豐,嘴唇发白的痛苦模样,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口。“很痛吗,是不是伤口裂了。”简清兮的声音里带着心慌的颤抖,生怕孟白亦会出事,她连忙按下床头的呼叫铃。

    清分被玩弄的浑身发软不停中医生很快就来了,在那之前简清兮匆匆的给两人留下的残迹清理了一下,这才避免了尴尬。液当医生剪开孟白亦腰间纱布时,触目惊心的一片鲜红,那被缝合起来的手术伤口,已经被撕裂了一部分。

    “伤口全崩开了,这怎么弄得?!”

    医生语气严肃,目光不悦的在脸红尴尬的简清兮和眼眸紧闭的孟白亦之间游走。

    简清兮深吸口气,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孟白亦绷着脸不回答,气氛有些尴尬特觉吞保她拍住他的

    最终还是简清兮打破了沉寂,她脑子一转慌忙答道:“刚醒来的时候,我不在,他下床的时候闪了一下腰。

    医生半信半疑看了两人一眼,叹着气给孟白亦重新缝合伤口,处理好伤势后,好似还是不信刚刚简清兮那一套说辞,临走前,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简清兮。

    当众做爱

    孟白亦足足在医院养了一个月的伤,一出院就和简清兮领了证,并且赶在寒假结束前夕带着简清兮来到A省的一个小岛度假,也算是度一个小小的蜜月。

    细软的沙滩在海浪的轻抚下变得愈发晶莹,时不时可见到冒出来的可爱小蟹,简清兮含笑看着这一片美丽的景,静静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想起上次来沙滩完全没有什么惬意的感觉,这次她才发现海滩真的很美,她光着脚踩在细软的沙滩上,阳光灿烂,水天相接,波光粼粼的海面晃花了她的眼。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出来游玩,简清兮欢快的追逐海水中的波浪,海风吹起她墨色的长发,她笑的跟阳光一样灿烂。

    孟白亦好久没看到她这样发自内心快乐的模样,心里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他凑上前来,一手搂着她盈盈一握的腰,一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动情的低下头细细的吻她。

    简清兮主动回应他,手指无意识的在孟白亦胸口画圈。

    孟白亦一吻作罢,忙不迭捉住她捣乱的小手,咬着她的耳朵问:“众目睽睽之下,还引诱我?”

    简清兮耳朵相当敏感,被他一咬整个人都觉得酥麻。

    她身子缩了一下,才忙不迭摇头:“才没有!”

    说完,用力的一推身前的男人,然后转身往前跑去,孟白亦等她跑了几步,随后迈开长腿追了上去。

    两人在沙滩上追逐打闹着,简清兮不小心踩到一个坚硬的沙石,呲牙咧嘴的弯下腰查看伤势,还好只是留下红印,没有流血。

    孟白亦叹了口气,在她身前蹲下,淡淡的道:“快上来,我背你。”

    这边的沙滩上人很多很多,老老少少都有,要是被他背着穿梭人群的话,还怪不好意思的。

    “好多人都在看着呢。”简清兮咬咬唇,没有爬上去。

    孟白亦转过头来看他,双眸在刺眼的阳光下微微眯起,泄露出一丝危险的感觉:“爱看不看,又不是当众做爱,怕什么。”

    孟白亦只想赶紧说服简清兮,只不过这表达着实有些不太恰当。

    简清兮脸一红,只想堵住他的嘴,便腾的跳上了男人的背。

    她的手紧紧攀着他结实的肩膀,孟白亦慢慢的步到了海边,海水漫过他的脚背,细软的沙滩踩上去十分舒服。

    从前孟白亦对旅行度假这一类的事情毫不感兴趣,明明有的是钱挥霍,但基本上除了出差没有怎么去过外面,而现在,身边有了心爱的人,便觉得这真是惬意的事,大概他觉得,现在有简清兮陪着,什么都是美好的。

    简清兮趴在孟白亦宽厚结实的背上,抱着他的脖子,同样也很快乐,她的眼里有那么分明的笑意,嘴角弯起的弧度温柔而美好。

    她只希望这一刻能永远停滞,这样她就能永远的抓住幸福。

    “孟白亦,等我们老了,你也这样背我,好不好?”她忽然凑到他耳边说。

    “好,我背你一辈子。”孟白亦毫不犹豫的回答,他的声音在温暖的海风里显得格外柔和。

    简清兮努了努嘴,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以后变心怎么办?”

    “刚刚扯证,能不能说点好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倒是你,有不坚定的前科。”孟白亦眉头一皱,恶声恶气的截断她的话。

    简清兮忍不住笑了,她趴在孟白亦的肩头咬了他一口:“我也不会!!再也不会那样了!”

    “那还差不多,想来除了我,又有哪个男人能满足的了你?”孟白亦听到满意的答案,却不忘调侃一波身上的小女人,唇角噙起一抹坏意的笑容。

    “讨厌!”简清兮羞恼的在他肩头重重捶了一下,没好气的反驳:“我哪有那样,明明是你才不容易满足。”

    两人声音不小,沙滩上的人很密集,有朝仿佛听到些什么,朝两人投来异样的目光,孟白亦也难得觉得尴尬。

    他托着女人臀部的大手在她的小屁股上拍了一拍,轻咳了一声:“好了好了……这么多人呢,一会儿到床上再争论满不满足的问题吧。”

    简清兮意识到什么后,脸蹭的一下涨红,气恼的又在男人的肩头上一咬,留下一排小小的牙印:“都怪你!”

    ——————————————

    噗哈哈,有没有被吓到

    ň②qq.C〇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