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决裂

    勺简清兮犹豫了半晌,声音微弱的回道:“原因.….你自己心里清楚。

    口孟白亦惊俘的转过头看向简清兮,眼睫被雨水淋湿,令视线中的简清兮有些模糊,但是他还是能看到,她已经泪流他心中一抖,类然想起什么似的,急切的道:“你是不是在怀疑我,之前忽然让我查那次下药的事,是不是就在试探什么,那不是我,虽然之前,我的确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但下药的事,不是我做的。

    你也知道你做了很多对不起我的事?这也正是我要和你分手的原因,过去的事可不是说原谅原谅的,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和你在一起都是假的,只是为了等一个机会,和你分手,以此来报复你。”简清兮一边说着,一边觉得有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的衣领一路滑下,仿佛有绕上来的海藻,籍住她的心,紧得她几乎快要不能喘息。

    孟白亦听了她的话,身子葛地一

    藏。个红的印海,阴他苦笑,不愿意相信:“如果真的没有喜欢过我,为什么你现在要哭成这个样子。”

    你不必问这些,只需要知道,我要和你分手是真的,我们以后再无关系。”简清兮憋了口气,一字一字地蹦出。

    说完,她再也不敢面对他,捂着脸转身离去。关系可孟白亦愣在原地,表情扭曲,冷笑连连,目光冰冷枯寂,他从不知道人可以绝望到这个地步,心,就好像被劈成两半,再也无法感知。

    回到没有温度的房间里,简清兮将自己没入浴缸中,洗了个温水澡,迷迷湖糊的上了床……

    身痛苦和黑暗似乎无边无际,简清兮觉得自己的意识时而存在时而满散,朦胧中,似乎有人喂她喝水,偶尔能听见一个女子在温柔的叹息。

    简清兮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元长的梦,梦醒来的一刹那,她就觉得胸口剧痛无比,头也警管沉沉。

    她睁开眼睛,当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一张脸庞映入她的眼帘。

    是母亲,

    宁月看着自己的悠悠转醒的女儿,简清兮肌肤洁白如玉,可唇瓣没有丝毫血色,白的几乎透明,看到她在得知真相后成了这副模样,心中划过一丝不忍,

    酒吧捉人

    那之后,简清兮感冒生病,请假半个月才回到学校。

    到了学校,过着平静的校园生活,除了学习,还好有朋友们分担她的优愁,让她感觉自己似乎从那悲伤中走出了那么一些。

    神在学校玩的好的朋友凑了三五好友,敲定了圣诞节的晚上去酒吧high一下,简清兮本是有些不想去的,可想到自己的朋友们本来就是喜欢吃喝玩乐那一挂的,如果自己——直不合群↓学业和友情也都不会顺利大那此时的她,可谓是全方面的不顺了。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唇舌的动作也开始莫延他俯个她抱着散心的意图,在柜子里翻出了一条性感吊带裙,这个大面积的裸背设计的裙子,是她先前逛淘宝时觉得好看;脑子抽买下的,买来后一直压箱底了,她在犹豫穿的

    时候,已经被室友何彩抢了去,拿在手里打量一番,觉得很台适,并强烈要求她穿上。

    “干嘛不穿,别人都能穿。”何彩劝说道。

    是啊,凭什么不能穿,穿了又怎么样,又不是裸奔,她在顾及什么呢,于是她就穿着这件低胸的吊带裙,在外面套了个暖和的外套,和伙伴们去酒吧蹦迪了。

    然而到了酒吧,简清兮特意换上的性感吊带裙和朋友给花的大浓妆并没有用武之地,一进去,蹦了没几下,她就在卡座喝起了酒之前被她吸弓|而来的男人全被骂走了。

    看到她明显情绪不对的模样好友们蹦迪也不敢蹦了,陪在她旁边,以免她和别人发生争执。

    看她这低落的模样,结合之前简清兮休假的事情,朋友门推测她肯定是失恋了,于是,七嘴八舌地劝着简清兮想开点,话是这么说,但简清兮只是越喝越醉。

    醉意上升,简清兮喝的歪躺在沙发上,不知何时,视线

    中出现两条修长裹着西装裤的双腿腿。

    简清兮下意识的顺着往上看,眼前是孟白亦皱着眉铁青着的脸。

    她愣了一下。

    她的抹胸裙褪下,露出一对饱满的雪乳,挺翘柔软,鲜嫩的粉男人微微低垂脸孔酒吧昏暗的彩色灯光给他俊秀深邃的轮廓投下一小片阴影他的五官十分立体。

    吞咽了一下。

    他面无表情,狭长的眼眸里像有黑色的漩涡,氤氲着浓烈的寒意,多看上几眼似乎就能把人卷进去,溺毙在他的冷酷里。

    此刻的朋友情谊大概都体现在给简清兮和孟白亦单独接触的时间上了,一看到这样气质出众的男人出现在简清兮面前,她们顿时了然,这肯定就是那个让简清兮伤心酗酒的男人,于是连忙离开,蹦自己的迪去了。

    简清兮喝的迷迷糊糊的,视线里朦朦胧胧的出现孟白亦的身影,她只当是在做梦。

    要是梦,也请做得久一点,她想在梦里多看看他,也只能在梦里看他。

    意此时此刻孟白亦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游移,那本来就美艳的唇,涂得极红>黑色紧身的吊带皮裙勾勒出诱人的美妙曲线,胸前莹白的丰满露出了一大半,因她侧躺的姿势,胸;

    前的沟壑也极深,吊带袜的带子滑落在肩头,她面上的表情明明是懵懵的,看上去却生出几分挑逗的意味。

    孟白亦的眼睛猛地——眯,俯身就将她狠狠的压在沙发上,下一刻,简清兮发出一声痛楚的轻哼。

    男人的长腿蛮横地顶开她的双腿,他的手故意在她胸口揉了一把,力度不小,”你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呢?”

    简清兮迷迷糊糊的,下意识推着给自己带来压迫感的男人,并没有意识到此时是现实而不是虚幻。强货就这么想要事实上办孟白亦很想在这里要了她↓但顾及到现在在酒吧,不想被人打扰也不想让事后她更恨自己,于是,他忍着那股冲动,把落在地上的外套捡起并给她穿好,然后将她打横抱起。RΘùяΘùWひ.Θ яG

    无章法的摩擦着他,自她小嘴溢出的娇软呻吟,更是让他气突然的高度变化吓得简清兮搂紧了孟白亦的脖子,孟白亦也沉默着顺势搂紧了简清兮。

    出了酒吧,冷风萧瑟,简清兮下意识的往孟白亦怀里缩了缩,以汲取他身上的温暖,夜凉如水,来自高楼不同方位的霓虹灯的光点闪烁着,热闹又寂寞。

    孟白亦本来打算回家的,但是车程实在太久,将近——小时后,他最终还是在一处酒店停下。

    开了房,屋子里落地灯的灯光昏黄,在帮简清兮脱下外套的瞬间,昏暗中白皙光洁的裸背映入眼帘。舒服,她本能得里前面后面都开的这么大,她好大的胆子,孟白亦低咒一声。

    孟白亦眉间的沟壑极其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找个男人了??

    简清兮缩在沙发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让她清醒自己不是在梦中,眼前的男人,是真真切切的活人。

    她无欲无求的依靠在沙发上,低着头完全不看他,淡漠的扯了扯嘴角;“谁说去蹦迪就是找男人了,再说,和你有什么关系。

    孟白亦捏过简清兮的下巴拉近,此时手上的力度很重,捏住下巴的力度带着不容逃脱的意味,,“怎么没有关系,我是你的男人。”

    简清兮赤瞳,皱着眉头挣扎着推他,得然而推开他,是不可能的。

    她态度坚决,语气里还夹杂着不安还有一丝不忍,曾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和你已经分手了。

    「孟白亦抓住她的手腕,随后压住简清兮两人直接倒向沙发。

    “你单方面说分手,我并没有同意。”孟白亦的目光紧紧锁住他,莹亮的瞳折射出一丝危险的讯号。

    下章又是肉,我实在是太良心了,天天肉肉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