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杀父仇人

    葬礼当天,来了很多很多的人,所有人全都身着黑衣,简清今在熙熙撑擦的人群中寻到了孟白亦的身影,即使在这种场合之下,他依然夺目。

    孟白亦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合眼的样子,他眼离深陷,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下巴上隐隐冒出了一片青茬,显得他格外憔悴。

    她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这时候该如何是好,她从来没有见过孟白亦这副模样,让她很心慌,很不忍。

    而在这时,宁月慢慢的走到了她的身边。

    简清兮略显心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的脸色同样也不好,这时她不禁想到,短短几年内,母亲的两任丈夫都死去了,她心里该怎么想,肯定很难过吧。

    现在,她只有自己了,这样的情况下,她更不敢违逆母亲的话.

    宁月看看她,没有说孟逐的事情,即使这事很突然,而是把她叫离里人群密集处,来到房间里,她走向落地商旁,背对看她,让简清兮看不到她的表情。

    就只听到或她冷冷的说道:“就是今天,和他提分手。

    一为什么非得是今天,他才刚刚失去……

    简清兮话还没说完,就被宁月声色俱厉的打断,她转过身来,怒视看自己的女儿:你还想和他度过这段困难时期吗,和这个杀父仇人的儿子牵绊越来越深?”

    简清兮震惊的看看从未露出过这样狰面容的母亲,久久没缓过来。

    十几秒后,她才糖磕绊鲜的开口:“妈.…….你在说什么?孟白亦他…

    “孟逐是杀了你爸的凶手,孟白亦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你还要怜悯他吗?你爸死了你伤心吗?孟泽得癌症死掉都是报应,他死的这么快,还太轻松了,这一切,必须要让他的儿子加倍的偿还!

    怎么会……简清兮的脸色新渐苍白,嘴屑颇抖。

    “在你爸死之前,品泽就在追求我了,一年多后,你父亲意外车祸身亡,望事者入狱,但我打听得知他的家人出了国,他们是普通人家埋应赔的倾家荡产,怎么会有钱出国?我开始怀疑,有人雇凶杀了你爸,而孟逐在你父亲死后,更加猛烈的追求我,我会看上他吗?我嫁给他,只不过想导得一个真相,而正如我所猜测的,雇凶的人就是孟泽,林管家就是证人,他多次听到孟泽在家商讨买凶杀人之事,我都说道这个份上,你该知道要怎么做了。“

    随看宁月的辉娓道来,简清兮也感到自己的心,在一刻度一刻度的下沉,仿佛有一条无形的丝线缠缚住她的心脏,痛得她呼吸困难。

    她伤心自己的父亲竟然是因为这样的方式离开了她,她痛心命运这般弄人,让她深陷一场痛彻心扉的悲剧中,行击在效的的面,“加晨证,就品种礼结束后,孟逐下葬,许多人素楼的立在孟天的墓碑前,无声的哭道。

    孟白亦面无表情的捧着孟译的骨灰,慢慢的放进慕中,双眼一片通红,阳元从的后过,销坟墓被泥土一点一点的掩埋,孟家众人一个接一个的送上白色的菊花,或真倩或假意的流泪,等所有人都渐渐退去,傍晚的整地,也开始渐渐雨水打落在地上,从石缝里钻出来的小野花上,泛着一般淡淡的泥土的清香,墓碑旁边只留孟白亦一人,任何劝他走的人都以失败告终,雨水渐渐打湿了他的头发,而他浑然不觉,简清今手中握看一把繁复花纹的伞柄的复古大黑伞,在密密的雨前中缓缓走上去。

    开只远运看到他的时候,她的蒙泪就已经哗哗的流了下来。

    白孟白办亦余光猫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知道简清兮过来了,但也始终没有看向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简清兮眼睛盈满了着泪水,视线里的男人扰如沾了露一样模糊。

    她痛苦的指着嘴,避免哭边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她伫立在旁十几分钟,才终于鼓起勇气,抽抽度喷的开口:“孟白亦,我.…….我们分手吧。哽咽的声音传进男人的耳里,一瞬间,麻木的心脏仿佛再度被生生撕开一条裂罐,又开始有了痛觉。

    孟白亦用足足几十秒,才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幻觉,他苦涩的扯了扯嘴角,气若游丝的开口:“为什么?”

    中秋节番外甜H

    高层会议中,坐在最核心位置的孟白亦,一身纯黑笔挺的西装,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文件。

    而在这时,手机振动声响起,男人看向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名。

    “会议暂停十分钟。”

    孟白亦走到休息室接通电话,“怎么了?”

    “喂喂,孟白亦!”小女人语带兴奋的叫着他。

    “嗯。”男人眉峰微动。

    “我和你说,我这边下很大的雨!”简清兮伸手在窗外接了一下,豆大一颗的雨点很快就打湿了她的手心。

    “又不是没见过雨,大惊小怪什么,别着凉了。”虽是责怪的话语,但是却带着宠溺。

    “知道了,我打电话是想问问你那里大不大?”简清兮撇了撇嘴道,她这不也是关心他吗。

    语音一落,电话那一头的男人沉默了几秒,随即,只听他低沉喑哑的嗓音再次传来。

    “晚上你就知道了,我挂了。”

    什么晚上就能知道?现在回答有那么困难吗?简清兮看着飞快挂断的电话,无语的嘟囔了一声。

    简清兮打来电话后,孟白亦会议也没心思开了,总是浮想联翩。

    竟然问他这里大不大?虽然知道她不是那方面的意思,但是她那娇娇软软的声音吐出有这样歧义的话语,让他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此时,他脑子里渐渐浮现出她在自己身下动情的模样,绯红的眼角,带着点点泪珠,散落的长发,雪白的肌肤,无力的双手被自己抓住举过头顶,樱红的唇间,吐息暧昧。

    孟白亦一心只想赶紧回家,煎熬了半天,终于等到那一刻。

    “孟白亦!唔!”惊呼声被以吻封缄,简清兮没反应过来,就被孟白亦扣着手腕强势拉进屋里压在墙上,然后一顿肆意亲吻。

    男人用唇舌一点点描绘出她唇形,齐整的上下齿轻轻噬咬着她的唇瓣。RΘùяΘùWひ.ΘяGぺ

    很快,这个早有预谋的开始发酵变味,原本紧紧搂着简清兮腰身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摩挲起来,并伴随着亲吻力道的加重。

    男人就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吞没她的呼吸一般的疯狂。

    简清兮摸不着头脑,又不是许久未见,也没有引诱什么的,他怎么就突然这么急色。

    一吻终了的时候,孟白亦将迷迷糊糊的简清兮搂在怀中,将脑袋埋在她的颈窝处轻轻喘息。

    “知错了吗?”

    “知、知道啦……”简清兮虽然一头雾水,但是为了安全着想还是决定先背了锅再说。

    “竟然问我那里大不大,每天享受的你还不清楚??”低沉暗哑的声音勾的简清兮只觉耳朵麻麻的,心也酥酥的。

    脑子里反应了一下男人话语间的意思,简清兮顿时一怔,这……什么跟什么,明明她说的是他那里的雨下的大不大!竟然被他这样曲解……也怪她不够严谨,毕竟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色欲熏心,啥事都能想到性上面去。

    接下来的一切,顺其自然,无法抗拒。

    一阵眩晕过后,床榻震动的余音在简清兮耳边嗡嗡作响,上方是俊美的脸庞,耳侧是灼热的喘息,令人沉沦。

    腿间也很快挺进的灼热粗物插入,伴随着两人同时的轻喘,最终男人和女人紧密连接在了一起。

    孟白亦抽动的速度与撞击的力道,让简清兮开始很难适应,他丝毫不给缓冲的机会,她想提醒他慢点,却因为男人的冲撞语不成调,词不达意。

    简清兮的手攀上他的臂膀收紧,呻吟从咬紧的唇中溢出,“慢、点……唔……啊。”

    “我不行了孟白亦.……嗯…….”

    简清兮泪眼婆娑的晃着小脑袋,纤细白皙小手在孟白亦的背上抓出了一道道红痕。

    “叫我什么?”孟白亦诱哄。

    “孟白亦!”她咬着唇。

    “不对!”男人重重的顶了几下。

    “啊嗯老公”

    孟白亦闻声停止了动作,可那根粗壮仍埋在简清兮的体内,她甚至还感受到它不安分的弹跳着,让她只觉花心深处瘙痒难耐。

    “还有呢?”

    这一停,无疑比方才还要难受,莫大的刺激和空虚感涌上心头,使简清兮最终羞愤的喊出:“哥哥”

    听到心满意足的答案,男人低吼一声,进出的幅度又快又深,囊袋用力拍打着她红肿的花瓣上,些许透明的爱液随着他的动作溢出来,从结合处滴落在床上,整个房间里满是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和淫靡的气味。

    孟白亦的攻势太猛烈,让简清兮几乎连自己体内的水声都听得一清二楚,姿势换了一个又一个,最终被他翻过身来继续狠狠的操干。

    “嗯……好,好胀……”

    狰狞的性器从后顶入,激动凶猛的在简清兮的小穴里捣干着,每一下都顶在她的敏感点上,每一下都顶得她身子往前扑,体内的快感叠加到了最高点,眼角也带了泪意,简清兮知道自己又要迎来高潮。

    “你要去了?”孟白亦熟知她的身体,感觉她夹的厉害,不免抽着气啃咬她肩膀的肌肤,然后抱紧女人的后腰,“我也要射──”

    话音还没落下,一阵熟悉的痉挛和温热的水液一口气喷洒而出,内壁绞紧了男人坚硬的棒身,宫口也用力吸吮着男人猩红的龟头。

    “啊……”孟白亦没忍住,在这销魂蚀骨的快感冲击下,抖着下半身,将滚烫的白浊猛烈的射进她体内。

    **

    次日清晨。

    “醒了?”男人低声问道。

    “唔……你……咳咳……”简清兮声音都有些变了音,说话困难。

    见简清兮哑着嗓子努力说话,很快他端着水,迈步走至床边上坐着,伸手将简清兮揽到怀里靠着,“喝点水。”

    一饮而尽后,简清兮微微泛红的脸颊浮现出不悦的神色,“都怪你,我昨晚都说了不要了,你还一直……”接下去的话简清兮已经羞于启齿,只嘟着粉唇嗔怪的瞪着男人。

    男人撑起身子在简清兮的脸颊处轻咬了一口,不甘示弱:“让你招惹我。”

    简清兮眉头一皱,太冤了!

    ————

    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