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心里地位有多重吧?”

    秦韵笑的暧昧,令简清兮很快意识到,他们之前肯定都做过了她是他所有初次的对象,肯定对孟白亦是刻骨铭心的存在。

    一想到这里,她就感到一阵反胃,膈应的脸色都渐渐发白,浑身微微颤抖。

    空气一时变得有些凝结,就在秦韵忍不住挑眉时,简清兮却咬紧牙关,缓缓的出了声:“你要抢,就抢走好了,你以为世界上就他一个男人吗?”

    说到这里,已经十分艰难,但简清兮还是强逼自己一字一句的说了下去,语落,她看也不看秦韵的表情,扭身就走了。

    简清兮的回答,是她根本没有想到的,秦韵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她直直的盯着简清兮那纤细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光芒。

    秦韵的回来给简清兮的打击太大,她的周身被一阵浓郁的忧伤包围,她神思恍惚的回到住宅里,不知不觉手里抱了几瓶酒,她不会喝酒,但现在就想借酒消愁,麻痹自己的意识。

    她回到房中,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的烈酒下肚,虽然难喝到了极点,但是她还是逼迫自己灌了下去,朦朦胧胧间,她窝进床里,柔软的触感让她再也提不起精神,脑袋越来越晕沉,意识渐渐抽离……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吵得她无法休息,摸索着爬下了床,打开门,便见一道修长的身影立在门外。

    门开的一瞬间,孟白亦就闻到了一阵浓烈的酒气,他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简清兮竟然喝了这么多酒。

    男人眉头微蹙的看着面前意识涣散的简清兮,她一双剪水秋眸因为酒力的作用而微微迷离,脸颊上浮着两片红云,嘴唇娇嫩欲滴,眼尾上挑,带着勾魂夺魄的媚态。

    他低咒了一声,一把抱住简清兮,虽然不知道她醉酒的原因,但眼下他想不了那么多,这么多天没有见,他现在只想要她。

    简清兮嘤咛了一声,整个人被男人给拉了过去,他大手压着她的身子朝自己贴近,那薄薄的唇瓣,在她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覆盖住了她的唇瓣,侵入她的嘴里。,肆意纠缠。

    孟白亦身上属于男性的特有气息,以及浑身的温度都异常的灼热,烧得简清

    兮心里一慌,一时忘了挣扎。

    Hdτ⒐⒐.Πёτ———

    哈哈,精彩在后面

    69.分手【微H】

    男人的吻十分霸道,带着强烈的侵略性,他的吻越来越火热,从她的唇上到下巴,再到脖根处,又回到她的唇上。

    唇齿间的呼吸越来越火热,渐渐的,简清兮感到空气稀薄的窒息感传来,迷迷糊糊的她,放在男人结实胸膛上的双手却也不禁用力起来。

    孟白亦感受到她的抗拒,睁开充斥着火热的眼,看着简清兮巴掌大的一张脸上满是诱人的红晕,紧闭的双眼羽睫轻颤,一种疯狂的想要占有她的念头瞬间侵占了脑海。

    他一把抱起浑身绵软的简清兮,将她放倒在床上。

    深陷柔软的大床,简清兮还没来得及动弹,就感到胸前一凉,一只带着火苗的手覆上她的胸前,开始揉捏着她一边的柔软,异样的感觉让简清兮的小腹一紧。

    她猛地睁开了眼,惊骇的看向面前的男人,豁然就清醒了过来。

    孟白亦?!

    他的眼神此时十分可怕,透着一种野兽般的掠夺,火焰般的双眸,灼灼目光紧盯着她的全身,这样的目光,她自然不是第一次见到。

    但现在面对他这样的眼神,她的心里只溢满了害怕和排斥。

    “你走开……”醉酒的她虚弱的喃喃,挣扎几秒,手却被男人给捉住,放到了她的头顶,随即吻又密密麻麻的落在她的唇瓣上,堵住了她即将开口的话。

    男人的舌头强横而霸道地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勾起她湿滑的丁香小舌,不断纠缠,尽情吮吸,痴恋而缱绻地攫取她口中甜蜜的香津。

    简清兮被吻得头晕眼花,明明知道自己要抗拒眼前的男人,可身体却可耻的湿了。

    她不该喝酒,让他有可乘之机的!

    在她快被吻的要断气的时候,男人忽然从她唇上离开,挤进了她的双腿之间,用结实的下半身压紧了她。

    她立即感到一处火热的坚硬的抵着自己小腹,她眸光一颤,惊叫道:“不许碰我!你滚开!”

    孟白亦只觉莫名其妙,难不成是自己一回来就只想碰她令她有些生气?

    可他顾不了那么多,现在只想赶紧进入自己的温柔乡,小人儿的抗拒只让欲火中烧的他动作更加急切。

    男人的右手探入她的下身,从内裤边缘插入,纤长的指滑入那柔软的缝隙中,分开两瓣花唇,在鲜嫩滑腻的软肉上摩擦搓动,透明的淫液沾在指上,令他满意的微微勾了勾唇角。

    在简清兮羞愤至极的眸光中,他用两根手指插入那条湿淋淋的蜜缝中,并快速的抽插起来。

    “啊……”简清兮不可抑制的娇呼出声,浑身便如触电般轻颤起来,奇异的酥麻窜遍周身,很快她听到了从自己下体传出来

    的淫靡水声。

    她气恼的双目湿润,咬紧牙关避免呻吟出声,双手用力的推着他坚硬的胸肌,可根本撼不动那人分毫,眼角顷刻间坠落一滴屈辱的泪水。

    视线触及到那滴晶莹的泪水,孟白亦手下的动作一顿,染欲的黑眸不解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此刻,她的身子僵硬到了极点,双眼中布满了对面前他的害怕和控诉,孟白亦的手一僵,眼光闪了闪,料想她是真的生气了。

    他呼吸微顿,手指恋恋不舍的从她体内抽出来,整个人也从她身上起来。

    压迫感消失后,简清兮立刻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忘了自己身体里酒意未消,撑着身体的手微微打颤,越是着急越是无力,才撑起身子,就又摔了下去。

    简清兮死死的攥紧了手,她眼圈红红的,眼睛里满是怒意和羞辱,想到刚刚被他那样,她气得浑身发麻。

    “孟白亦你这个混蛋……”

    被秦韵当面宣战后,她就决定了一定要和孟白亦分手,她才不要和她抢男人,陷入那样的不堪的纠葛中。

    见她怒得眼泪直往下掉,眼泪已将妆容给花得一塌糊涂,孟白亦感觉心头钝痛,到底怎么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