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5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几秒,有些诧异的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令人存疑的停顿和略带异常的语调,令简清兮心下一沉,越发感到烦躁不安起来。

    虽然说闫语那天的话的确对她有影响,再加之这几天他都没有电话,令她各种往坏处想,可一接到她的电话,她就心软了,她真心喜欢孟白亦,自然于心底也是希望把他往好的一方面想的。

    可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

    闫语说他的初恋女友要旧情复燃,孟白亦这副可疑模样,会不会真有可能呢?

    就算没有,他对待初恋女友的方式也太令她膈应了,既然分手了,难道还是和谐相处如朋友一般?不是该老死不相往来才对。

    但眼下她根本没那个心情问个清楚,她只想要么孟白亦识相点赶紧回来跟她讲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她不说,对面的男人怎样会明白她的心呢?

    “我就随口说说,没想到还真是。”简清兮抿了抿唇,勉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所以,宝宝,你这是吃醋了吗?”孟白亦窃喜。

    她说的轻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他明显听得出来,她心里肯定是在意

    的。

    难得见简清兮吃醋一回,孟白亦只觉得心情大好。

    “吃你个头。”简清兮眉头一跳,眸光闪烁着急声反驳道,“你爱怎样怎样!”

    得到如此回应,孟白亦并没生气,眼中反而闪过一抹精光。

    他假不正经的咳嗽了一声,以低沉暗哑的声音道:“可以,我回来之后你就吃我的那个头。”

    简清兮愣了一下,半会儿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荤话。

    简清兮脸一下子就滚烫起来,握着手机的手蓦地一紧,浓密黑长的睫毛轻颤着:“你、你还可以更不要脸一点。”

    此时此刻,她看不到的是,孟白亦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了,眸色也渐渐深了起来,现在,他恨不得此刻就立即飞回到她身边,把她按在床上狠狠的蹂躏。

    “不说这个了。”孟白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递到简清兮的耳中,分明听到了他掩饰不住的笑意,“你真不在意我接的女人?就不想知道她是谁?”

    语落,简清兮微怔。

    孟白亦刚说得那么坦荡,让她觉得他好像和那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似的。

    根据她对他的了解,指不定他只是想让她吃吃醋?才做出这副模样。

    萦绕在她心头的愁云消散了些许,她撅了噘嘴,并不想让他得逞,忙不迭回道:“不想知道,你要是就这点无聊的事要和我说的话,我就挂了。”

    孟白亦还想说些什么,可这时又听到身后传来了敲门声,嘴角的笑意便立即收敛了不少:“好好好,那你早点休息。”

    没想到孟白亦还真不打算和她多说几句,简清兮听到这里,眉宇间不免有些失落。

    她暗暗咬牙,等见到他人,她一定得揪住他教训一顿,把自己心底积攒已久的怨气发泄出来。

    而那个该死的初恋女友,一定得让她有多远滚多远,以后绝不能和孟白亦有什么联系。

    她撇了撇嘴,没好气道:“你也是,我挂了!”

    “等等!”孟白亦听到简清兮这就要挂断电话,连忙开口挽留,“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怎么啦?”简清兮下意识的就问,但一问出口,很快就想到了什么,颇有些无奈。

    “你说呢?”他一直站着还没去开门,就是为了等简清兮的回应。

    竟然想给他装糊涂,又不是才 恋爱一两天。

    简清兮叹了口气,将手机拿到面前,对着手机就吧唧一口亲上去,发出了暧昧又响亮的一声。

    感受到这个隔空传来的吻,孟白亦这才满意的挂断了电话。

    ————

    明天有更

    68.抢走孟白亦

    几天后,简清兮并未等到孟白亦的归来,却等来了孟白亦要去公司一趟,而让她接待他初恋女友的消息,尽管在电话里孟白亦只称她是朋友,但简清兮心里清楚她的身份,因而她气的要命。

    但她找不到理由拒之不见,只好强做大度的在孟宅门口等候她。

    黄昏时刻,阳光仍然很刺眼,天际蔓上一片浓烈的橘色,那个女人如期而至。

    简清兮站在门口,看到她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上下来,从她的角度,她是看不到那个女人的正面的,可那精致绝伦的侧面脸颊线条,只是一眼,就让人惊叹于她的美艳。

    女人转过身,慢慢向她走来,一身粉色及踝长裙十分的优雅娴淑,一脸精致的妆容,将她的无瑕的脸蛋衬得更加的妩媚。

    简清兮攥紧了拳头,迈步向她走去,女人嘴角含笑的看着简清兮故作平静的神色,勾了勾那双粉嫩莹润的唇瓣,动作缓慢的将遮阳镜给摘了下来,放进了包包中。

    她最终在她面前站定,笑容可掬,落落大方的向简清兮伸手,并介绍道:“你好,我叫秦韵。”

    简清兮也扯了扯嘴角,回握了她的手,并道:“你好。”

    招呼简短至极,本来出面迎接她就很不满了,此刻,她只想赶紧把她安顿好,早点完事走人。

    秦韵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简清兮一圈,薄唇弧度微扬:“不知道白亦有没有告诉你,我是他的初恋女友。”

    简清兮脸上闪过一丝僵硬,虽然已经心有准备,笃定了自己的猜测,可听到她自己亲口这么一说,心还是不由得一沉。

    这个女人说这种话到底什么意思?简清兮抿了抿唇。

    她已经尽力隐藏得很好,可她眼里的晦涩依然被秦韵看进眼里,只见她微微一笑,又补了一句道:“其实,我这次回来,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把孟白亦夺回来。”

    语音一落,简清兮顿时脸色一变,呼吸也乱了频率,眼里满是复杂。

    她怎么敢这样说?就算她是初恋女友,但她好歹是孟白亦的现任女友,现在这么说,不是要光明正大要插足做小三的意思吗?

    秦韵似乎很满意简清兮的反应,盯着面前的她,脸上的笑意更浓:“我知道你和孟白亦的关系,但是我还是不会退缩,因为他本就是我的,更何况我是他的初恋女友,他的所有第一次都是我的,你该知道,这样的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