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简清兮叹了口气,白瓷般的贝齿轻轻扣着粉嫩的下唇。

    孟白亦有点儿小受伤,看来之前都是空欢喜一场。

    但听到简清兮的回答,他也不至于太过失落,毕竟听起来以后还有可能。

    这时他想起避孕药被他掉包的事,便下意识的打探道:“避孕药也不是百分百避孕,要是还是怀孕了怎么办。”

    她不会去堕胎吧?他心中一紧。

    那就都怪你!!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简清兮推了推他,面色一变。

    “我怎么感觉有点冤,那之前是你让我射进去我才……”孟白亦凑上前去,揽住她的肩膀,有些委屈。

    “哼,你也是只图自己快乐,如果你真那么喜欢我,即使我这么说你也不会弄进来。”

    孟白亦有些哭笑不得:“好……是我的错……”

    就是因为很喜欢她,才会想要在里面……

    “知道就好,去买避孕药吧。”她朝他摆了摆手,起了身就催促道。

    孟白亦一动不动的坐着,慢条斯理的回:“家里上次不是还有一盒,一会儿回去吃。”

    简清兮一愣,皱起了眉头:“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抠的男人,连一盒避孕药都不给我买。”

    “我上次就想过了,不会再给你买避孕药,说到做到,而且你吃完这一次,

    也不会有下次了。”孟白亦站起来搂住她,深情宠溺的回道,深邃的眸底带着满满的柔情,磁性的嗓音低沉悦耳,带着勾人心魄的酥麻感。

    看着满目尽是疼惜的孟白亦,简清兮心中一动,行动跟着心动的脚尖一踮,撅起的小嘴微微嘟起,毫无预警的轻吻上他的唇。

    “等以后感情稳固稳定了,以后给你生孩子不是迟早的事,你就那么怕我跑掉,想用这个套牢我?”简清兮笑得明媚,两只眼睛眯得像两弯小小的月牙儿。

    孟白亦眉心微动,唇上的柔软的触感,让他的一颗心都飘飘然起来。

    他看着她,眼底有一阵恍惚,声音低沉染着一丝暗哑,“感觉我们在一起的事情还有些虚幻,毕竟你之前不是很讨厌我吗,你说这会不会是一场梦呢。”

    想到这里,他的嘴边扬起一丝苦涩,不过这也怪他,根本不懂讨女孩子欢心,走了这么多弯路,让她流了不少泪。

    看着他这般模样,简清兮噗嗤一声笑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啊?这么害怕失去我?”

    看着她的嘚瑟样,孟白亦也不甘示弱:“我这么喜欢你,你却只有一点点,我心里很不平衡,必须要求你用身体补偿。”

    “……”

    Hdτ⒐⒐.Πёτ

    一周三更吧,已经达成两更了,嘿嘿,

    62.想别的男人

    回家路上,孟白亦拥着简清兮坐在后座,嗓音沙哑道:“对了,下周我生日。”

    “哦。”简清兮在孟白亦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哼哼了一声,连眼皮都懒得掀一下。

    前面开车的是孟白亦的助理,但两人早已不遮不掩的在他面前亲密了,孟白亦自然是敬告过他,暂时不要把自己和简清兮在一起的事告诉别人。

    助理知道此事时,起初还有些惊讶,但也觉得是意料之中,且又不是亲兄妹乱伦啥的,便也觉得容易接受。

    “……”孟白亦等了半响,等来的却只是简清兮平稳的呼吸声。

    他低头一看,简清兮已经窝在他怀里睡着了。

    车窗外投射进来的淡淡灯光下,孟白亦看着简清兮安静恬睡的小脸,拧在一起眉头不由得松散开来。

    “小东西。”将她脸颊旁的发丝别到耳后,孟白亦的低喃都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宠溺。

    ***

    一周后,孟白亦的二十四岁生日如期而至。

    孟家别墅里,灯火辉煌,吊顶上的水晶灯光芒万丈,璀璨的近乎刺眼,琴声悠扬,乐队用轻快的调子演奏歌曲。

    大厅里十分宽阔,枣红色的欧式古典沙发,浅金色的华贵地毯,琳琅满目的食物点心,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无一不彰显着派对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男男女女,端着高脚杯,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说话,笑声不绝于耳。

    简清兮选了一件只在领口处绣了一小簇茉莉的及膝连衣短裙,作为礼服裙,可后来才知道,这条衣服的价格是六位数。

    想想都肉痛,穿着这样昂贵的礼服的她,却只窝在自己的房间里,理由很简单,她实在是不习惯面对那些有权贵人士,这次孟白亦生日,来的人不比上次婚礼

    的少。

    好在主人公是孟白亦,所以自己不愿下去见人的请求还是被宁月同意了。

    但孟白亦对于窝在自己房间不出来的简清兮,显然是不满的,在接待完宾客后,很快就找了上来。

    门被打开,简清兮应声望了过去。

    男人面无表情,他不笑时,总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那双眼睛十分狭长,眼底刻着微微的冰冷,一身黑色西装将他勾勒得身材挺拔,隐隐流露出一种霸气,整个人有种天生的尊贵感。

    不过与她对视几秒后,那面上的冷冽便渐渐消散,换上一股子淡淡的柔情。

    “找半天都没看到你。”孟白亦大步迈过来,在简清兮身前站定,用嗔怪的语气道。

    看到孟白亦明显不大高兴,于是她微红着脸,捧起男人的脸,飞快的在他的唇角亲了亲,“这样做补偿总可以了吧。”

    “这样就算完了?”孟白亦挑眉,面上表情松缓了一点。

    他的手箍在简清兮的腰间,那力道,似乎要将她嵌入他的身体里。

    简清兮连衣裙很单薄,一下子就感受到男人身体的结实感,以及那传来的热度。

    她轻轻咬着下唇,我见犹怜的看着他,“今天早上不是才…”

    说到这里,就有种极度羞恼的感觉,今天孟白亦大早上的就来找她要生日礼物了,简清兮迷迷糊糊的把准备好的某大牌领带送给他,他却说太小儿科,硬是把她按在床上做了一回才罢休,没想到,晚上他还有需求,且是在宾客都在的情况下。

    一想到这里是二楼,底下客人的谈笑声都听得见,那双本来揪着他衬衫衣料的手,下意识的用力。

    孟白亦先是怔了一下,而后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他的眼睛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