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4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许多,她神不守舍的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学校。

    来到公交站牌旁,她才反应过来,其实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念头,就是,她想去看孟白亦是怎么相亲的,对象是谁。

    这十分强烈的念头的来源是,她得知道孟白亦是不是和那个相亲对象合得来,自己心里才好有个底,若是合得来,那孟白亦的心思该少放在自己身上了,又有炮友,又有女友,说不定他就能少来折腾自己。

    半小时的车程后,简清兮来到了某西餐厅,她站在门口,下意识的一抬眸,就看到了二楼坐在靠窗位置的孟白亦。

    他正在用餐,和一个长发飘飘的美女。

    看不清楚美女的面容,但看她尊贵不凡的衣着装扮,以及姣好的身材,五官长相肯定也不会太差。

    孟白亦一直漫不经心的在与卿晓雨有一搭没一搭的交谈着,他心情很差,想着之前对自己要相亲的事情表示十分满不在乎的简清兮,就恼火。

    因此,他是死也想不到简清兮竟然会过来的。

    所以,当他发现简清兮后,紧绷了半天的脸色,终于是舒缓了不少,唇角还若有似无的上扬着。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绝不会对他没有一点在意的。

    虽然他没有极其明显的去侧头看简清兮,但他眼角余光的注意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他瞥到简清兮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随即好像就进来了。

    这顿大餐压根就没什么心思吃的卿晓雨,见一直冷着脸,一副“老子不想理你”模样的孟白亦,终于面色柔和。

    她也鼓起勇气,擦了擦嘴角,眼神爱慕的看着孟白亦,柔声道:“这里的餐厅名气很大,孟先生觉得怎么样?”

    “一般。”孟白亦吃着他盘里所剩不多的牛排,眼皮都没抬一下。

    “嗯……”卿晓雨故意拖长了尾音,看着垂眸切牛排的孟白亦,似乎在犹豫,“那孟先生觉得我怎么样?”

    孟白亦切牛排的手一顿,抬眸冷淡的看向卿晓雨:“不怎么样。”

    “啊?”卿晓雨显然被孟白亦的回答弄懵了,他这样的回答,也太无礼太绝情了。

    她心里设想过无数个答案却偏偏没有想到孟白亦竟然会这么说。

    “孟先生……”卿晓雨大受打击,一时没缓过来,神情还有一丝焦急,“我、我想问问,我哪里不好了?”

    “卿小姐你条件不错,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孟白亦垂眸,叉起一块牛排就吃。

    看着神色冷漠,似乎一点也不想和她多说几句话的孟白亦,卿晓雨感受到了深深的重挫。

    “那、那你喜欢什么类型?”卿晓雨对孟白亦可是仰慕已久,她对这次的相亲抱有很大的

    望,急切的问着。

    “我女朋友那种类型。”孟白亦随口一答。

    他微眯着冷眸思量着,简清兮已经上楼了,如果她上来了会做些什么,对此,他表示十分期待。

    卿晓雨顿时惊得花容失色:“你……你有女朋友?可你有女朋友怎么还来相亲?”

    可她明明打听过,孟白亦没有女朋友啊……怎么会……

    “长辈的命令,卿小姐,不过只是随便见见,怎么说的我来了就得娶你一样的严重?”孟白亦切着他的牛排,漫不经心的回应着。

    看着一脸无所谓神情的孟白亦,卿晓雨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下沉,整个人都蔫了,她终于意识到,之前的孟白亦为何一直面色冷凝了。

    最后一块牛排吃完后,孟白亦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慢条斯理的擦擦嘴。

    几分钟过去了,简清兮应该上来了吧。

    “那孟先生的女朋友是谁?我都没有听说过。”卿晓雨深吸了一口气,显然还是不死心。

    她母亲跟她说过,男人只要还没结婚,就还有机会。

    “卿小姐,这我无可奉告。”孟白亦对她的穷追不舍表示有些不悦。

    但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已经看到有一道纤细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二楼餐厅的入口处。

    “请慢用,这顿饭我已经买单。”说着他便就站起身,瞥到卿晓雨一脸黯然的坐在沙发上,他离开前又“善良”的补了一句,“祝你幸福。”

    简清兮上到二楼,环境优美的西餐厅里,她悄悄的环视一圈,就找到了孟白亦挺拔的身影。

    他站了起来,一眼朝自己望过去,简清兮就像浑身触电一样,下意识的就调头离开。

    她心里暗暗咒骂自己,真是脑子抽风了,干嘛要过来 找他,这下该怎么收场。

    她的脚步匆忙,逃也似的下了楼。

    Hdτ⒐⒐.Πёτ——

    56.心意

    见简清兮转头就跑,孟白亦眉头一拧,大步流星的就追了上去,腿短的简清兮怎么跑的过他,没几步就被他在楼梯走道追上,困在墙壁与他的怀抱之间。

    他并未因简清兮的逃跑而生气,仍是沉浸在她来这里的喜悦中。

    男人的唇轻轻的划过她精致漂亮的耳朵,轻轻的道:“没想到你会过来,果然你还不是在乎我。”

    简清兮面色紧绷,这样暧昧的距离并未让她感到羞涩脸红,她平静的移动了下脑袋,淡淡的看着他道:“你想多了,我只是确认下你是不是在耍我,再者,你如果有个女朋友的话,我得少多少麻烦啊。”

    语音一落,孟白亦环在简清兮腰间的手,蓦然收紧。

    “你休想推开我!就算我有了别的女人,我也会找你。”孟白亦把她紧紧的抱住,咬牙切齿的道。

    什么就算他有?他不是本来就有吗,之前的办公室的女人,和现在的相亲对象,其余他没看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

    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心被什么用力的剜了一下……

    简清兮强压着心里的不适感,鄙夷的看着孟白亦,此时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寒意凛凛的气场,冷冽的气息就这么弥漫在他英俊的脸上。

    但她此时一点也不怯场,心底燃起的层层愤怒,让她有足够的勇气直面他。

    他看着简清兮脸上刺眼的表情,眉间的沟壑更深,他低下头想要去吻她,却被她猛地偏头躲了过去。

    简清兮躲过他的吻,随即又正视他,澄澈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语气里有说不出的嫌恶:“你休想要碰过别的女人的唇再碰我。”

    她清泉般泠泠动听的嗓音,带了浓重的愠怒。

    孟白亦低着头看她,明明脆弱却一脸倔强自持的模样,明明整个人都在微微的发抖却勉力对抗自己,心中的怒意不但没有越烧越旺,反而渐渐消失了。

    她肯定是在乎自己,不然她就会说别碰自己,特意加了碰了别人女人的唇这个词,肯定是她在吃醋,!

    他的一双有温度的大手抚过她额前的发丝,专注而真挚的看着她道:“什么时候碰过别的女人了,只有你一个女人……”

    余音未落,简清兮就呆住了。

    他骗傻子呢!不说别的,那天办公室的女人难不成是鬼?

    他那么多金,长得也还很帅,又是有权有势,整个人可以说是天之骄子,明明是许多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