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他财大器粗 作者:笋子王

    r

    想到这里,她抖着手给洪霜雪打了个电话。

    接通后,只听女人长叹口气,缓缓说道:“孟白亦这男人,实在是油盐不进,我决定放弃他,你也尽力了,我不怪你。”

    “那……我和他的……”简清兮支支吾吾。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你被这种男人逼迫已经够倒霉了。”洪霜雪摸了摸自己的美甲,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道。

    简清兮长松口气:“谢谢、谢谢……”

    心里的一大不安终于消散,她这才有心情下楼吃早餐,天知道,昨天那番折腾,饿得她胸都快平了。

    好在今天是周六,可以休养两天。

    令她愉快的是,餐桌上没有孟白亦,她吃的更开心了。

    一直到晚上,她都没有见到孟白亦,开心之余,不免狐疑他怎么不见了,不是周末吗?

    回房途中,碰到端着盘子的林管家。

    扫了一眼他端着的黑漆漆的药,她下意识的皱了皱鼻子,问了一句:“谁病了?”

    “大少爷。”林管家毕恭毕敬的回道。

    “挺好的。”简清兮话也没过脑子,脱口而出。

    让他纵欲过度,今天又降温了,活该感冒吧?

    她一边偷笑一边回房了。

    林管家:“???”

    然而,刚进房简清兮就接到孟白亦的电话,一接通,魔音穿耳:“给我过来!”

    明明生病了,命令的声音还是中气十足,真不知道他是真病还是假病!

    简清兮不耐的走到孟白亦卧室,就听到男人暴躁而不耐的怒吼,夹杂着阵阵咳嗽声:“都给我滚出去!”

    语落,佣人们战战兢兢的往卧室外灌出。

    她无语的看着眼前一幕,想起他说的都给我滚出去,便也转身就走。

    “站住!”没走两步就被男人叫住了。

    “不是让我滚吗?”她转过身来,撇了撇嘴。

    只见孟白亦俊脸苍白,额前贴着热毛巾,一脸不爽的靠在床头,明明很虚弱的样子却非要作出一脸怒容,不免觉得好笑。

    男人不悦的一瞪眼,“要不是你给我下药,我会这副样子?”

    总之,他在那之后感冒,就是与她脱不了关系,简清兮无力反驳。

    简清兮没立即过去,犹疑的道,“要我做什么?”

    闻言,孟白亦脸色终于不那么黑了,挑眉冷哼道,“去端药!”

    看了一眼地上被摔碎的碗片,还有洒出来的黑色药汁,简清兮无奈去了厨房。

    她忍着在药里吐口唾沫的冲动,端着药回到卧室,地板的残渣已经被佣人火速清扫干净了,

    孟白亦坐在床上,等待投喂,看见她立即拧眉低斥,“磨磨唧唧,在给我下毒?!”

    简清兮不动声色:“我找了点冰糖加进去。”

    闻言孟白亦显然想的很多,理解为她在取悦自己,眉梢满意的一挑,“是不是调查过我,知道我不喜欢苦?”

    想起先前简清兮对自己问东问西,就觉得自己是想对了。

    “……”她是脑子不好?会去调查他?

    不过之前为了洪霜雪倒是这么做过,但他的习性她是一点没记住!

    简清兮无视他的自作多情,走过去将瓷碗递给他,“喝吧。”

    孟白亦斜眼睨着她,没动。

    “没有下毒。”简清兮为证明清白,自己舀了一勺,准备放进口里。

    孟白亦一把拦住,看着她迟钝的样子,有些不耐烦了,他长臂一伸,霸道的将她圈到自己怀里。

    他轻咬她的耳垂,嗓音沙哑,“喂我。”

    一贴近他的身躯,简清兮立时感到他浑身滚烫,胸膛轻微的抖动,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在极力忍耐着咳。

    她身子后仰,想要避开他,“知道了,别抱着……药要洒了。”

    孟白亦倒是顺从的送开了她。

    她忙不迭将汤匙递到他的唇边,孟白亦微微张口,下一秒被烫的脸色大变,俊脸涨红:“你想烫死我?!”

    简清兮一惊,吓得手忙脚乱:“对、对不起,我以前没喂过人……”

    孟白亦唇角一勾,却是笑了:“你没喂过男人?”

    她点点头,干嘛强调男人?女人她也没喂过啊。

    “那用其他办法。”

    语落,她手里的瓷碗忽然被端走,简清兮来不及看清他的动作,唇瓣忽然被吻住,药汁在两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