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情商战 作者:高广坤

    情商战 作者:高广坤

    她开始自主呼吸,俄而就被送了出来。

    她干妈干爸吓得不行,她再三答应医生会按时喷药后,医生才放她出院。

    桑正誊又开始去探访名医给她治病,而她负责回到桑宅修养,兼顾桑宅几万片瓦的修复监工。

    阿常就是瓦工带来的徒弟,瓦工已被请去别的县市修护景区的名人故居,留下憨厚笨拙的阿常,日日宿在桑宅的偏厅,每天天不亮就上房修瓦。

    这几日桑城梅雨季降临,乐颜便叫他跟藕池底的邻居街坊多走动,打牌唠闲话都随他。阿常倒是吃得开,没几天就把藕池底的大小事务听了个遍。

    乐颜深居简出,怕病气传染到儿子,所以都是易坚夫妇定时每天下午才抱着小狮子来桑宅。

    乐颜看了眼自鸣钟,想着儿子也该来了,就要出去等他。昨天他爷爷奶奶要把他抱回宾馆的时候他没睡熟,抱着乐颜好一阵哭闹才离开。

    “阿姐!”阿常追出来,手里还拿了件乐颜挂在堂屋木椅上的开衫,“你受不得凉的!”

    乐颜这几天被这个桑正誊派来的“保镖”严防死守,连桑家大宅都好久没迈出去了。见阿常撑开衣服上前挡住她去路的大义凛然样,哭笑不得的拿出桑家大小姐的气势来压他:“阿常你让开,衣服我会套上的,我就走到藕池口。”

    阿常有点委屈,“大小姐,桑叔把你带回来的时候嘱咐过我,没有他的允许你最好别出去,免得受风又病了。”

    乐颜温言软语:“谢谢你阿常,好了,衣服给我吧,我就在门口等小狮子。”

    说话间两人已移步到大宅门槛前,阿常还没松开那件外套,手支在那儿要亲手给乐颜套上,乐颜无法,上前转个身把手伸进两只袖子里,“这下可以了吧?”

    阿常心满意足地摸摸后脑勺,“可以了。”管`理Q`叁二4尔巴零肆`3捌午

    屋檐下滴着雨珠,往前的河床上泛着细小的涟漪,乐颜视线不受控制地望向她十六岁时最常眺望窥探的那间平房,门没有合拢,也不知道薛婆婆是在门外还是门内。

    二楼的窗户紧闭,一片漆黑,很久没有住人了。

    也不知道易珩之怎么样了,乐颜把手腕朝天去接雨丝,想着远在天边的那人会不会想到她。

    易珩之立在窗后定定望着河对岸,那个立在大宅门屋檐下伸手望天的女人,心里一阵酸涩一阵喟叹。

    他想起清明那天,他读完她留在房间的那封信,福至心灵不马不停蹄就驱车来了桑城,他在藕池底门口等了近一天一夜,才看到他爸妈牵着走路还磕磕绊绊的小狮子进了桑宅。

    大概过了半下午,小狮子就被一个陌生男人从宅子里抱出来,一直到把易坚夫妇送上车方回桑宅,大门再次紧闭上。

    他掩人耳目地寻到桑宅侧门,在狭窄潮湿的弄堂里,靠着墙根抽烟,一根又一根。

    他一抬头,就能看到头顶那座小洋楼朝西侧开的玻璃窗。

    终于他一包烟还没燃尽,头顶的窗户内就亮堂了。温暖柔和的橘色光芒从窗内投影到他身上,在青石板路上留下一道阴影。

    “嗤!”他哼着气笑了出来,皮鞋碾掉烟蒂的星火,唇齿相抵,“桑乐颜。”

    他把烟盒丢到地上,又用脚把它和烟蒂一起扫到门角,看要多久她才能发现他来过的痕迹。

    离开藕池底回Z城的路上,他把车压着限速一路狂飙,他没回公寓而是去了易准家,把人直接拖出来在大院操场上,把那张死亡证明狠狠摔在他脸上。

    易准还没揭掉报告,腹部就被易珩之狠狠一肘击,他毫无防备地倒地,易珩之抓着他衣领把他按在地上暴揍。

    “死亡证明都能伪造,能耐了是吗?!啊?!”易珩之失控地把易准拎起来,“为什么要骗我?!”

    易准推开易珩之,舌头在口腔翻滚一圈吐出一口血沫,“你TM就不能当她死了吗?”

    易珩之听到这话又是一拳头要砸上来,易准出手挡住他,眼神是从未有过的锋利,“你既然已经和绒绒在一起了,还和她纠缠你对得起绒绒嘛?!”

    “易准,我问过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潘绒绒,你怎么回答我的你还记得吗?!”

    “怎么不记得?”易准耷拉的两肩一耸,“不就是说‘我不会喜欢她’嘛?”

    “可是哥,我不会喜欢她,不代表我、不、喜、欢、她!你懂吗哥?!我不仅仅喜欢她,我还爱她啊!所以她想要什么我都要给她!她喜欢你,我就把她交给你!她讨厌乐颜,我就让她永远消失在你的世界!”

    易珩之身子后撤再一闪又是一拳打在易准门面上,“降压药是你换的?!”

    “什么降压药?”易准被打傻了,“我换她药干嘛?!我不就让人把病因弄成了死因了嘛?”

    “那可真是万幸你没那脑子!”易珩之一指竖起表情肃然,“易准,我可以明天就和潘绒绒分手,但你必须收回你刚刚说的话!”

    “哪一句?”

    易珩之扬起拳头又要砸下来,易准举双手挡脸:“别打了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诅咒她了!”

    “最好是。”易珩之手递过去,把这个蠢货堂弟拉了起来。

    易珩之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