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节 后园的葡萄架晃了一下

宋朝探花郎 作者:晨风天堂

第一六七节 后园的葡萄架晃了一下

      宋朝探花郎 作者:晨风天堂

    天下第一是什么,寇准也同样不在乎。

    寇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刘安,你虽只有十七岁,可不是普通十七岁的少年。我欠了四年的俸禄,这钱应该是三衙司的汇票放印,若这次有什么变故,我寇准被贬,这账怕就不好收了。”

    寇准没等刘安回过神来,已经大笑着离去。

    刘安站在那里没动。

    两世为人,人心这东西,刘安依然看不准,论朝堂上的心机,刘安自认拍马也赶不上寇准。

    “算了,我也回家去吧。”刘安也感觉留在这里很无趣。

    刘安回到家,府里几乎没什么人,除了职守的护院家丁之外,大部分人都外出了,今天是上元节,汴梁城相当的热闹,肯定要出去玩的。

    刘安没感觉城内有什么特别好玩的。

    到了差不多快四更天,在后院前厅靠着暖炉睡着的刘安被吵醒了。

    潘秭灵回来了。

    先进门的肯定是侍女们,要先检查屋内的温度,然后是炉火。

    刘安从半开的门往外看,却看到潘秭灵与李清莲手挽手,很是亲热。

    “古怪。”

    刘安记得,潘秭灵对李清莲一直都冷冰冰的。

    可此时,这种亲热劲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呢?

    刘安也不认为自己能思考出结果来,从暖炉这里起身,回屋准备正式的睡觉。

    屋外,潘秭灵和李清莲手拉手又说了好一会话,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潘秭灵目送李清莲走过转角,这才一脸笑意的回屋。

    刘安这会刚躺下,潘秭灵进屋坐在刘安的床边,打着哈欠:“好累。”

    刘安闭着眼睛问了一句:“什么时候你们关系处的这么好了。”

    潘秭灵明显的愣了一下,可刘安因为闭着眼睛没看到,只听潘秭灵说道:“难道我们不应该关系好吗?”

    “好象,也对。睡觉了。”

    “今天确实有些累了。”潘秭灵看刘安没再问,也是松了一口气。

    今天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

    不过,潘秭灵绝对不打算让刘安知道。

    此时,在偏院,李清莲靠着椅子上也是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没办法,为了自保她不得不使用一些手段,还好运气不错,也还好自家大娘子年龄还小,若再过上几年,自己这种手段肯定是不管用的。

    在几个时辰前,游园的时候,潘秭灵很意外的遇到了杨家九姑娘,杨延瑛。

    杨延瑛倒是很客气的和潘秭灵聊了好一会,而后才分开。

    李清莲对潘秭灵说道:“大娘子,有人无意中听到一些杂话,没听仔细,可也不敢乱猜。”

    “什么事?”潘秭灵没当回事。

    李清莲说道:“昨个夜里,主君和寇相公玩牌的时候,寇相公吩咐人回去取来了一个布包,有人隐约看到布包上有杨府的封条。”

    “杨府?”潘秭灵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过来了。

    这时,李清莲完美的补上了一刀:“这杨府的九姑娘已经实岁二九了。”

    二九就是十八岁,这个年龄让潘秭灵内心一紧。

    李清莲再没说什么,她要说的已经足够,而且都是实话,没有半句假话。

    可这些实话连在一起,让潘秭灵一脑补,这事就不同了。

    潘秭灵确实小脑袋转的飞快,这事越是脑补就越感觉不对,杨家大郎似乎是托了寇相公给自家夫君送了什么东西。

    可为什么不直接送呢?

    这其中有古怪。可加上李清莲补的那一句,杨延瑛已经整十八岁了,而且还没有许婆家,也没听说过谁家上门求亲,这事连在一起,潘秭灵心里不舒服了。

    李清莲等着,等潘秭灵脑补完了,这才上前说了一句:“大娘子,我有一计。”

    “讲来听听。”

    “大娘子,明天赛马会,不如增加一个女眷看台,这事别人作不到,可大娘子却可以。把杨家九姑娘也请上,赛马会上说不定就有人有心,至少让汴梁城上面的圈子知道,杨家还有一个九姑娘待字闺中呢。”

    “妙。”潘秭灵被李青莲说动了。

    李青莲的招数很简单,让潘秭灵别在府里总是对自己冷眼,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和潘秭灵站在同一战线上,成为战友。

    没有敌人,创造敌人,创造不出敌人,也要假想一个敌人出来。

    只有一致对外,潘秭灵才不会总盯着自己。

    只要自己和潘秭灵成为战友,那么就不会再受冷漠。

    果真,李清莲献策之后,潘秭灵对李清莲的态度大变。

    潘秭灵也想的简单,李清莲入府已经是事实,而且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既然如此,不如把关系处好的一点,自己还有一个替自己冲在前面的人。

    这事可以有。

    少了那层隔阂之后,潘秭灵与李清莲之间的关系瞬间升温。

    李清莲对香粉的与瓷器的见解,潘秭灵对丝绸与绣品的见解,两人自然是有共同话题的。

    当然,最有共同的语言的话题就是那本不存在的潜在敌人。

    比如,膝盖上中了一箭的杨延瑛。

    明天赛马会,加上女宾席这事,正好皇后也在摘星阁内,潘秭灵过去一说,这事就办成了。而且将开赛的时间推迟到了午时举行,留足了给看台上增加隔断的时间。

    这些话,潘秭灵是没可能告诉刘安的。

    李清莲也不会把这事说出去。

    李清莲非常的清楚,这事让刘安知道,自己肯定不讨好。但为了自保,李清莲内心只能对躺枪的杨延瑛说声抱歉了。

    正屋,潘秭灵睡在床上作着梦都在笑。

    刘安已经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潘秭灵给赛马会增加女宾席,她认为这一策真的很完美。

    大宋在此时,是非常通达的。曾经还有过女子在茶楼见到自己心仪之人,就派人带话,话中的意思就是自己未嫁,这已经是非常的大胆了。

    依后世流传的。《清明上河图》中有个图景:“孙羊正店”大门前,有一对小夫妻正在买花,小娇妻亲昵地将她的胳膊搭到丈夫的肩膀上,跟现代情侣没啥区别。

    所以,赛马会增加女宾席,潘秭灵相信许多待嫁的,未娶的勋贵子弟一定会感谢自己。

第一六七节 后园的葡萄架晃了一下

- 御书屋 https://www.72sa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