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史上最丑哥布林

      向西越过茫茫林海,然后再向西很远的地方,有一片巨大的森林,这里是养育了哥布林不知多少个岁月的地方。
    三百年多来,已经很少有哥布林居住在危险重重的森林里面了,他们绝大部分都搬到了森林的外边,然后在森林的边缘修建了农场,并从森林里移栽果树开辟了果园。
    现在是葡萄收获的季节,不少附近市镇的商人来到哥布林们的葡萄农场里收购新鲜的葡萄。再远一些的商人会在晚些时候来收购葡萄干。
    当然,这里的哥布林们最赚钱的生意还是他们酿造的葡萄酒。
    不过一般的商人们只能买到一些农场的哥布林自酿的葡萄酒和农场下属酒厂里的次等品,好酒都被军方给“特供”掉了。
    “我们酒厂的酒,自己要喝得绕上一圈才能喝到。”一位满面皱纹的光头哥布林拿着酒瓶往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酒。
    “小孩子不能喝酒。”
    于是查尔斯只能喝水。
    “老班长,你也喝点。”接着他给尼古拉二世面前的杯子里倒了半杯。
    然后他塞好酒瓶,拄着一双拐杖把尼古拉二世送给他的酒拿到柜台后面藏好。
    “老土豆就是这习性,你别在意。”尼古拉二世对查尔斯说道。
    你一个魔王都不在意,我还在意什么啊。查尔斯想到。
    尼古拉二世继续说道:“老土豆是在这个拉菲农场里长大的,刚服役的时候是我手下的兵。在一次行动中失去了一条腿后就退役回来了。”
    没了左腿,左边耳朵也没了一半的老土豆回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两位胖乎乎的哥布林大婶,大婶们的手上拿着一个大托盘,托盘里放着三份用陶碗装着的一肉一素一汤和粗粮馒头组成的套餐。
    大婶们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向尼古拉二世行了个礼之后就一溜烟的跑了。她们只是拉菲农场食堂里的厨娘,不像老土豆那样和魔王是一起扛过刀的老铁。
    桌子上的套餐很简单,一碗用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肉和散发着酸味的梅子一起蒸熟的梅子蒸肉,一碗水煮的野菜,以及一碗有蛋花的野菜汤。主食就是粗粮做的馒头。
    尼古拉二世把粗粮馒头掰成块后放进碗里面,然后用勺子舀了几勺梅子蒸肉的肉汁进去一起吃。他边吃边问老土豆,“最近农场里有什么新鲜事吗?”
    老土豆“嘿嘿”两声,然后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地说道:“最近的热闹就是我们a哥的那个丑女儿居然能嫁出去了,而且他连聘礼都拿回来了。”
    “卧滴乖乖,那玩意可是神剑啊,据说还是有皇室血统的人送的啊,这让a哥和他老婆可是嘚瑟了好久。”
    “当时周围不少人来看热闹啊。”
    “那天我们场长和a哥他们一合计,在外面圈了块空地搞了个什么鬼‘品酒赏剑会’。买了我们农场的顾客酒才能去看那把剑,一次买一桶以上的还能摸一下那把剑。”
    “那些来看热闹的人不得不一边骂我们场长没良心,一边乖乖的掏钱。反正我们今年还没卖掉的酒都卖出去了。”
    “后来深渊城来人了,神殿和皇家学院里的那帮老家伙都来了。但是他们要看剑也得买酒。那天那个以前法师队的老竹竿和场长对骂了半个多小时,结果最后还是得乖乖掏钱。”
    “最后宪兵队的人也来了,来调查a哥是不是骗人了。带队的老馒头说哪个瞎了眼的才会看上他家的丑八怪,结果a哥把老馒头给打得满地找牙。我们几个老兄弟也上去趁机踹了两脚,谁让他几十年了嘴还那么臭。”
    正准备吃馒头的查尔斯愣在那里半天不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在威龙山的事情完事后尼古拉二世说带他来魔族这边买礼物,结果却瞬移到这个农场里来了。
    原来这里就是那位哥布林a的老家……
    老土豆继续说道:“最后是剑里面的那个女娃出来证明,当时那人送剑时明说了剑是送给a哥的女儿的,那人还说a哥的女儿漂亮的。”
    “直到前几天农场里的酒都卖完了才,地里的葡萄也该收了,a哥的休假也结束了,这事才落幕。”
    然后他发现查尔斯在那里一动不动,于是问道:“怎么了,小伙子,这菜不合你胃口?”
    查尔斯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学着尼古拉二世吃起馒头来。
    这里的梅子蒸肉挺好吃的,吃的时候才知道碗底还加了一点甜菜块,酸中带甜的味道很开胃。肉也很软,可能是被梅子的汁给软化了,简直就是入口即化。
    农场食堂里的肉菜基本上都是蒸的,肉和调料们放在一个个小碗里,有被放在了一个几层的巨大蒸笼上。
    不过因为是魔王到来的缘故,所以蒸笼里的是小碗,查尔斯他们面前的确变成了大碗。
    “噹噹噹噹……”
    钟声响起,吃饭的信号。
    农场里采收葡萄的哥布林们三三两两的来到食堂吃午饭。
    老土豆刚才在就一边说话一边把自己的午饭给吃完了,现在他坐在柜台后面给哥布林们发餐票。
    来吃饭的哥布林们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让查尔斯目瞪口呆的东西——用类似于硬纸皮做的卡片,他们把卡片递给了老土豆,老土豆用炭笔在上面画了一下之后,从柜台里拿出一张餐票给对方。
    然后哥布林们拿着餐票到食堂窗口打饭,每位都是一肉一素一汤一馒头,不过他们的汤里面没蛋花。
    不久后,有一些人类、魔族、虎人大叔、狼人大伯也来到这里吃饭,他们是来采购的客商。不过他们没饭卡,吃饭要给现钱。
    这时,一位估摸着三十多岁模样的哥布林少妇拿着一个碗走向了查尔斯他们。
    这位哥布林少妇个头和查尔斯差不多,穿着一身麻布工作服,帽子下是一头及肩的金色头发。她的一双绿色的耳朵又尖又长,快赶上伊丽莎白了,脸上的鼻子也是尖尖的。她胸前的一对奶泡子按比例的话也是安那布尔纳峰级别的,肚腩和波峰几乎齐平。她的手脚显得有着粗壮,从一双布满老茧的手看得出她是一位劳动人民。
    在哥布林的眼里,她就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少妇,因为她一路走来,有不少男性哥布林借着各种理由在偷看她。
    “魔王陛下来了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哥布林少妇对尼古拉二世说道,“工作时间不能喝酒,我就以汤代酒敬魔王一碗了。”
    尼古拉二世老样子和她相熟,举起汤碗和她碰了一个之后,两人连汤带菜一起干了。
    放下碗后,尼古拉二世问她:“茶花,今年你们的收成什么样?”
    “不行啊。”名为茶花的少妇叹着气说道,“夏天的时候林子里跑出来的魔兽祸害了不少牲畜和庄稼,小伙子们也伤了好几个。有一个还差点残废,现在只能干点轻活。今年的收成受的影响很大啊。”
    查尔斯心里为这位少妇点了个赞。
    领导公开视察的时候,自然要汇报农场积极向上的一面。
    当领导私下来访的时候,自然是有多少困难就汇报多少困难,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汇报。这样才能借着难得的机会和领导要政策、要资源。
    尼古拉二世全程表情凝重地听完了茶花的汇报,然后肯定了拉菲农场在场长茶花的带领下所表现出来的不畏困难,迎难而上,开拓进取的精神。
    然后……没了!
    茶花虽然早有准备,但难免有点失望。
    开玩笑,尼古拉二世可是魔王啊,一言一行代表着国家的政策走向,他哪敢乱给某个单位好处的。今天他要是敢给拉菲农场开个口子,明天柏翠农场、木桐农场就敢拿着拉菲农场做例子找地方政府要好处。然后就是全国的农场有样学样,最后就乱套了。
    这时,食堂外传来了一阵孩子们的欢闹声。
    查尔斯他们就坐在窗边的桌子上,从餐桌上就能看到外边有一群背着书包的小哥布林兴冲冲地往食堂跑来。
    然后查尔斯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
    一位和其他孩子一样穿着粗布校服,背着小书包的大约六岁的哥布林小女孩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周围几米内没有一个小哥布林。
    虽然那天哥布林a给查尔斯他们看的画像是两三年前画的,但她的模样实在是太好认了。哥布林群之中只有她的鼻子和耳朵不是又尖又长的,只是显得比人类小女孩稍微尖一点点而已。要不是她的皮肤也是绿色的,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位哥布林。
    有三个走在她前面的小哥布林男生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对着她喊到:“丑八怪!丑八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丑八怪!”
    那个小女孩停下了,接着她陌陌地解下背上的书包拿在手里,然后猛地冲向了那三个男生,用书包把他们砸地哭爹喊娘的。
    那干净利落的身手,带着一丝她父亲的风采。
    “唉……”茶花叹了口气,“那个孩子因为长得实在是有点……有点史无前例,所以一直受其他孩子的欺负。”
    “我上次见她还是在三年前,她父亲带她去深渊城玩。”尼古拉二世说道,“想不到她现在有这么好的身手。”
    “在学校里天天和人打架打出来的。”茶花又叹着气说道,“老a和葫芦的相貌都是方圆百里最顶尖的,没想到他们的女儿居然是正正得负。”
    种族审美差异的问题上,查尔斯不想多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