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没人能对国王的爱情说三道四

      戴安娜被送回到旅馆的时候,第一时间去沃尔夫教授那里向教授报平安。
    沃尔夫对戴安娜说道:“刚才琳达先回来了,她的精神很差,你去陪陪她吧。”
    明白前因后果的戴安娜苦笑着接下了这个任务。
    琳达的房间就在隔壁,戴安娜敲了敲门,开门的是琳达。
    客厅里的两人相对而坐,一时间居然找不出打破沉默话题来。
    琳达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覆盖住大腿的红色长裙上,低着头两眼无神地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
    “毕竟只是个才11岁的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孩子。”实际年龄一直没有透露的戴安娜心中叹了口气。
    今天琳达的表现她全都看在眼里。
    琳达和她自己很像,从出生开始就是全家人宠爱的对象。
    只是两人的的经历却是千差万别。
    琳达在她11年的时光之中只能生活在王宫里,周围能接触到的只有父王为她选定的特定人员。她就像一只被精心呵护的金丝雀,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没有见过广阔无垠的天地,从未经受过大自然的风吹雨打。
    而她自己就不说了,在11岁前就跟着家里人爬过山潜过海,猎过野猪骑过吉量,既跟大佬们拿过压岁钱,也在菜市场里砍过价。她见识过世界的广大,也知道社会的险恶(包括但不限于被骗着喝崂山白花蛇草水)。
    结果,生活经历的单调与知识结构的不完整,导致了琳达缺乏应对突发事件的知识、经验与能力,以及抵御压力的心理能力的欠缺。
    琳达在绘画与音乐上有天赋,但是这些知识并不能解决她今天所遇到的问题。
    此次临行前,安托万二世曾向她面授机宜,教导她该如何向查尔斯提出条件以请求对方的谅解。
    但是查尔斯的冷淡和把球踢到雷德金公爵那边,后来雷德金公爵的政治恐吓,这些超出剧本外的事件都让琳达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如果她成熟一些,会当场怒怼雷德金公爵,驳斥他的无理要求,表明比施贝格王国不受恐吓与敲诈的态度。哪怕是言辞与智慧上比不过对方,但是一国王女的气势必须得表现出来。
    在涉及国与国之间的谈判时,她的形象就是比施贝格王国的形象。
    围观群众里没人认为琳达能在语言交锋上赢得过雷德金公爵,雷德金公爵也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但是迎敌时被从正面击倒和被从背后踹倒是两码事。
    今晚琳达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任由雷德金公爵他们离开的模样,让围观群众们纷纷摇头。反倒是被群殴一顿的护卫们在从地上爬起来后立即过去继续保护琳达的行动,获得了围观群众们的一致好评,连带着琳达丢掉的比施贝格王国的面子让他们给捡了不少回来。
    打破客厅里的沉默的人是琳达,她向戴安娜问道:“戴安娜,你以后会嫁给查尔斯吗?”
    于是戴安娜炸毛了。
    ヽ(#`Д′)ノ:“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认为我会嫁给他!”
    面对发飙的戴安娜,琳达被吓得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缩,这还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对她发脾气。
    “难……难道不是吗?”琳达小心翼翼的问道,“我觉得你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很融洽,但是查尔斯对我却很冷淡。”
    戴安娜无语地看着琳达,这算什么理由?
    琳达继续说道:“真羡慕你啊,可以选择自己中意的人结婚。”
    “你再说这事我就翻脸了!”戴安娜冷冰冰地说道。
    “啊……是!”琳达下意识地闭嘴了。
    戴安娜摇着头对她说道:“我说,你现在该关心的不是这件事吧。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处理,你处理了吗?”
    “什么事情?”琳达问道。
    “雷德金公爵提出的三个条件,你传回国内了吗?”戴安娜刚说完就扶额无语了,因为她从琳达脸上那茫然的表情上看出这大姐根本没想过这一茬。
    在戴安娜的讲述下,琳达终于可以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立即叫来了一位护卫,让他把立即这个消息传回国内。
    护卫离开后,琳达在客厅里焦躁不安地踱着圈子。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做,但是她看到父王每当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在办公室里这样踱步,她下意识地就学了起来。
    踱了一会儿,发现没作用的琳达坐在了戴安娜的身边,问道:“戴安娜,你说父王会选择哪种条件?”
    戴安娜已经懒得吐槽她为什么第一反应不是老爸会硬怼雷德金公爵了,这孩子估计长这么大还没有怼过人,可能也没怼人的机会。
    “唉……”戴安娜顺着琳达的思路说了下去,“首先,我们排除第一条,不管是你父王还是雷德金公爵,都不会真的要了四王子的命的,这只是开高价罢了。”
    “其次,割让领地也不可能,除非雷德金公爵的大军已经打到了王都城下。”
    然后戴安娜就不说话了。
    琳达等了一会发现没下文了,然后她的脑瓜子就反应过来了,“难道父王会让我去联姻?”
    戴安娜点了点头。
    琳达的眼中此时已经出现了泪花,“难道我的命运只有联姻这一条路可以走吗?”
    “除非你能让四王子变成四公主,然后让她去联姻。”戴安娜说道。
    然后琳达说了一句让戴安娜惊悚的话来,“这也不是不能做到。”
    就在戴安娜脑补一出某王子其实是女扮男装的戏码的时候,琳达的下一句话就让她更惊悚了,“让人转变性别的神术我听人提起过,不过相关的记载却很少。”
    最后琳达叹了口气,“就算能找到这样的神术又有什么用,我还不是摆脱不了被联姻的命运,到头来只是对象不同罢了。”
    她对戴安娜说道:“还是真羡慕你这样的能够自己追求自己爱情的人啊,就像书里的主人公一样。”
    戴安娜目瞪口呆地看着琳达,就像以前在网上看着那样被袁大神给喂得太饱的人那样。
    “你在这里等等我。”戴安娜说完就离开了。
    旅馆里有专门收了小费给客人跑腿的服务员,今天这服务员一脸不可思议地拿着戴安娜给他的钱,然后帮她办了一件前所未有的事情。
    不多久,服务员提了两个篮子回来,交到了戴安娜的手上。
    戴安娜提着篮子回到了琳达的房间,她把一个篮子递给了琳达,说道:“你去换上这身衣服。”
    过了十来分钟后,穿着一身粗糙的亚麻衣裤的琳达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只穿过丝绸衣物的她在穿上这种亚麻衣服后感觉十分的不自在,走路的模样都变了。
    然后她看到戴安娜在桌子上摆了两个碗,一个碗里装着用某种杂草煮的水,另一个碗里放着一块黑乎乎的看起来像是面包一般的东西。
    戴安娜对琳达说道:“如果你能穿着这样的衣服,吃着这样的食物过一辈子,那你就可以和我一样摆脱联姻的命运了。”
    “只不过你也要像我们一样,每天为了赚钱买来这样的食物而发愁。”
    和他们刚才所去的夜市摊不一样,这些从港口区工人光顾的摊子上买回来的杂菜汤和黑面包才是广大平民们的日常饮食。
    戴安娜虽然被沃尔夫教授收养,但是这位忙于政务和沉迷研究的单身老狗怎么会带孩子,于是戴安娜从小是在学院的附属幼儿园里长大的。
    在幼儿园里,身为平民的戴安娜和其他平民小朋友一样,餐饮标准就是每顿一碗蔬菜汤和一片黑面包。只有沃尔夫教授在偶尔空闲时把她接回家后,她才能吃上肉。或者是她自己用掉在地上的燕麦去抓点鸟雀然后烤着吃。
    当初查尔斯知道了她的生活情况后,就把红叶偷偷塞进查尔斯包裹里的那40枚奥雷以先富带后富的名义塞进了她的手里,让她自己买点好吃的。
    琳达刚尝试了两口没有油水只有一点盐的杂菜汤和带着麸皮的粗糙黑面包后就顶不住了。
    “你知道为什么各个王国的国名和王室的名字一样吗?”戴安娜问琳达。
    躺在沙发上一脸难受样的琳达摇了摇头。
    “几千年前,生活在大江入海口南岸的人类组建第一个国家时,第一位国王就说过这么一句话。”戴安娜说道,“这句话的意思是,以家族名为国名,是为了提醒国王要以爱护家人一般爱护着自己的子民。但凡国王、领主皆应如此。家长在享受着相应的权力时,亦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
    然后她对琳达说道:“你既然享受了王国提供的锦衣玉食的生活,那么就必须为王国做出相应的贡献。”
    第一次听到权利与义务关系的琳达一时半会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她只享受过权利,却没听说过自己要履行的义务。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琳达问道。
    “有啊。”戴安娜在琳达希冀的目光中点了点头,“你变强就可以了。当你的力量强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别人就不得不考虑你所发出的声音了。”
    “变强吗?”琳达低声呢喃道,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就在此时,一颗微弱的火星出现在了琳达的心田。这颗火星是如此的微弱,以至于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但就算我变强了,父王和哥哥们还是不听我的话,那该怎么办?”此时的琳达还是一位乖乖女,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力量。
    戴安娜接着给琳达讲起了一个在历史书上看到的猜测,就在前不久,她肯定了这个猜测基本上是对的。
    她说道:“三百多年前,在人类与魔族的最后大决战开始前,精灵王庭的先王企图逼迫当时的精灵公主维多利亚嫁给她不喜欢的人。”
    “啊?!”琳达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那精灵女王最后是怎么做的?”
    精灵女王维多利亚未婚生下伊丽莎白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伊丽莎白的父亲是谁,靠研究历史吃饭的学者们提出了从当时活跃在大陆上的各个勇者到无名路人甲的一个又一个的人选。不过当事人却从未就此事做出明确的答复。
    在王宫里听过这个故事的琳达此时也紧张了起来,因为听起来她的情况似乎和当年的精灵公主差不多。
    戴安娜没有回答,她反问道:“你认为精灵族里有谁能强迫精灵女王做她不愿意做的事?”
    “没有吧。”琳达摇了摇头。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她惊呼道:“难道……”
    戴安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后来精灵公主推翻了当时的精灵王,当她当上了女王后,就再也没有人会逼着她嫁人了。”
    “难道我要……”琳达睁大了双眼看着戴安娜。
    戴安娜向琳达行了一个觐见国王的礼,“有谁能对琳达一世·比施贝格国王的爱情说三道四呢?”
    琳达慌了,前所未有的慌了。她说了一句“我……我先去睡觉了,晚安。”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