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小朋友,要买书吗?”

      夏末秋初的小河畔,不少人在此散步纳凉。
    河边的草地上有不少供游人休息的石凳,查尔斯他们三人此时正坐在上面用牙签扎着糖渍樱桃吃。
    细长的木制一次性牙签靠手工制作出来挺麻烦,不过这里的人们有合适的替代品。
    这里有种体型适中的刺猬,它们身上的刺大概有六到九厘米长。
    当遇到危险后它们会蜷缩起来,这时人们会用削尖的长木棍把它们翻过身来,然后从它们柔软的腹部将其刺死。
    它们的肉会被吃掉,而身上带针的皮肤会被扔进锅里加水煮到沸腾,当刺上的毒液因蛋白质在高温下变性而失效后,这些刺就是最好的牙签了。
    只见过黄金打造的牙签的琳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廉价的一次性牙签,仍处于好奇宝宝状态的她甚至还用自己的指头试了试牙签锋利否。
    “酸!”刚吃下一颗樱桃的戴安娜浑身抖了一下,“这枫糖里面怎么有一股酸味?”
    坐在戴安娜左边的查尔斯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佳人选,他说道:“这时枫糖本身的味道。这边的枫糖浆里,刚采集的时候有一股酸味和苦味。”
    “采回来的枫糖浆经过熬煮脱水后,里面苦味的成分会和水分一起蒸发掉,这种苦味的成分会让食用者腹泻。”
    “但是其中的酸味成分不是那么好去除的,不过这种成分在受热超过一定程度后会分解,所以我们吃的烤肉上就没这种味道。”
    “而且这种酸味成分有微弱的毒性,吃多的话可以杀死消化道寄生虫,同时也可以当保鲜剂用。”
    “哇!”戴安娜立即就发现了重点,“能当做保鲜剂的话,把它提炼出来后岂不是很赚钱?”
    “不然你以为我家是怎么赚钱的?”查尔斯说道,“我家就是收购刚采集的枫糖浆后进行深加工,然后出售由这些成分制成的驱虫药剂、保鲜剂等药剂。正因为有这部分药剂的高额利润,所以我们才能低价销售提炼后剩下的枫糖浆的。”
    “那种酸味成分是怎么提取出来的?”戴安娜问道。
    “商业机密,无可奉告。”查尔斯说道,“除非你跟我姓。”
    “一边凉快去。”然后戴安娜拿起手中的牙签作势要扎查尔斯。
    这时候,有一个穿着平民们常穿的亚麻衣服,背后背着一个麻包袋,头上戴着一顶帽子的老人突然出现在查尔斯的身旁。他佝偻着身子,对查尔斯说道:“小朋友,要买书吗?”
    查尔斯愣在那里,但是戴安娜立即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羊皮纸制作的书籍是昂贵的,都是摆放在书店里出售的。一个穿着亚麻衣服背着麻包袋的人问你要不要买书,你当是小说里的情节啊,当真的不是傻就是笨。
    更重要的,就是这个人健壮得有点过头了,这不是一般平民,甚至是穷一点的冒险者应该拥有的身材。
    戴安娜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是人贩子派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何,琳达身边的暗卫没有拦下这个可疑的家伙。
    于是她一把将发呆的查尔斯扯到身后,然后举起匕首拦在了查尔斯和来人的中间。
    这时查尔斯也回过神来,他拉住了蓄势待发的戴安娜,说道:“别紧张,这位是我外公,雷巴赫王国的雷德金公爵。”
    “外公?”戴安娜一下子没能接受这个反转。
    这时一身平民打扮的雷德金公爵站直身来,用菜市场里挑白菜的眼神仔细地打量着仍然手持匕首的戴安娜,“不错,就凭你这反应,我允许你叫我外公。”
    不管陷入呆滞状的戴安娜,雷德金公爵向查尔斯问道:“小查尔斯,你是怎么认出我的,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和你们说过我的身份啊?”
    查尔斯回答道:“我和米拉姐姐早就知道了。”
    雷德金公爵挠了挠后脑勺,“我还以为我伪装得挺成功的。”
    当年,查尔斯的父亲把雷德金公爵准备拿去联姻的小女儿拐回家之后,可把雷德金公爵气得不轻。当时他就吼出就当没了这个女儿。
    后来嘛……反正几年之后,麦加登伯爵领的市场里时不时会出现一名形迹可疑的商人。
    这个商人专做伯爵家孩子的生意,他会以极低的价格向伯爵的两个孩子出售各种精美的小玩具。不过他的生意一开始并不好做,谁让查尔斯和米拉不喜欢玩具而是喜欢看书啊,这让他千里迢迢带来的货全部砸手里了。
    每当这名可疑分子出现的时候,查尔斯和米拉都能从母亲和悄悄来访的外婆那里拿到零用钱,然后去村子的集市上玩。
    戴安娜这时已经回过神来,提起裙子向雷德金公爵行了一个屈膝礼。
    琳达则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过去向雷德金公爵见礼。
    雷德金公爵鼻孔里面“哼”了一声就当是和她打招呼了。
    查尔斯低声地向戴安娜解释道:“外公家的领地有一大半是从琳达家那边抢来的。”
    河边不是谈话的地方,雷德金公爵带着查尔斯他们前往自己的住处。
    琳达站在那里不知道是否该跟上,查尔斯转过头去对她说道:“一起来吧,说说看安托万二世国王开出了什么条件。如果他能让一位失去了女儿的父亲平息哀伤与怒火,那么我也会选择原谅。”
    “没什么好说的。”雷德金公爵沉声对琳达说道,“回去告诉安托万二世,要么偿命,要么割地赔款,要么那拿你来和雷德金家族联姻,没有第四条路可以走。”
    在他们不远处,有四个冒险者打扮的人被一群穿着轻甲的人打倒在地,此刻正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喘着气。
    雷德金公爵的护卫遇到比施贝格国王派来保护琳达的护卫,先揍一顿再说。
    当雷德金公爵一行人离开后,倒在地上的护卫们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过去保护独自愣在原地的琳达。
    在路上的时候,雷德金公爵发现查尔斯在那皱着眉头不说话,于是问道:“怎么,你在担心那个比施贝格王女?”
    “不是。”查尔斯摇了摇头,“刚才我回忆了一下,我以前听外婆说过,舅舅和表哥他们的妻子都是雷巴赫王国里的贵族之女,他们都是你的核心支持者。”
    “如果雷德金家族要和比施贝格家族联姻,那么除了舅舅和表哥他们外……”
    查尔斯顿了顿,“那就只有外公你和外婆离婚,然后你娶了那位比施贝格王女了。”
    然后他又思索着说道:“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以外公你的事业与目标来说,一位来自邻国的王后有利于外部环境的稳定。”
    虽然查尔斯一开始只是想开玩笑,但是他却越说越觉得这事有可能。当然了,前提是猹某人不知道自己的外婆是什么人。
    说完后,他发现外公已经停下了脚步,正在仔细打量着自己,同时脸上满是思索的表情。
    “说得有点道理啊。”雷德金说道。
    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人突然出现在雷德金公爵侧后,他说道:“老爷,这件事我会如实向夫人禀报的。”
    雷德金公爵嘴角抽了一下,“记得把查尔斯的话同样一字不漏的汇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