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有朋自远方来

      当带来神恩的红色光柱消失,众人心情归于平静之后,圣锤教堂大殿堂里的众人纷纷看向了大殿堂的中央位置,他们想看看三百多年来第一位获得锻造之神眷顾的人是谁。
    教皇已经擦干了一下脸上的泪水,他向第一道光柱降下的地方说道:“请这位兄弟来到祭坛上。”
    一位穿着斗篷戴着兜帽的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缓地向祭坛走去。
    教皇对走上台来的人说道:“请您对兄弟们讲讲自己与神的故事。”
    教皇对于此人穿着斗篷戴着兜帽不肯露出真面目并不在意,他们都是整天与火焰和铁水这些高温的东西接触的,谁的身上没有留下一些烫伤的痕迹。有些人甚至和查某人一样面部被烫伤毁容的,如果强迫他们露出面容那就很伤感情了。
    当那人走上祭坛来到教皇身边之后,对着教皇行了一礼,然后他脱下了身上的斗篷,露出了真容。
    看清此人的真面目后,大殿堂里的动静并不比刚才降下神恩的时候小。
    此人是一位帅得令人发指的年轻男人,他穿着一身金黄和火红相间的达尔马提卡,两条袖子上代表身份的刺绣图案仅比一旁的教皇少了一点。
    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头上两侧长着一对盘羊一般圈成一圈的角。
    “魔族!”教皇举起手中的黄金锤子,随时准备朝着对方的脑门砸去。
    身穿铠甲的圣殿的卫队立即举着大锤把祭坛给包围了起来。
    大殿堂里的信徒们也武器在手,就等着教皇一声令下,然后一起上去把对方锤成饺子馅。
    身陷重围的魔族没有半点紧张的模样,他分别对教皇和信徒们欠了欠身,说道:“丰收与锻造神殿枢机主教团团长阿列克谢向教皇禾斗匕匕·布莱恩特陛下及诸位信仰同一位神的兄弟姊妹致以最真诚的问候。”
    然后教皇懵逼了,这车转弯转得太急,他一时半会搞不清目前的情况。虽然你穿着的达尔马提卡上的纹饰和纹章有一半和自己身上这件一看就知道深有渊源,身上属于锻造之神的神力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但你是魔族啊,是和我们打生打死几千年的魔族啊。
    就像伏地魔对哈利·波特说“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取经”那样,虽然你也是光头,但是你以前做的事情和现在做的事情都搭不上界啊。而且你确定没走错路吧?你是去灵山还是去海格特公墓取经啊?
    阿列克谢微笑着对教皇说道:“陛下,我可否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知诸位?”
    教皇上下打量着阿列克谢,然后说道:“以锻造之神的名义,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小心我手里的锤子!”
    虽然对方是魔族,但是他身上的神力不是假的,刚才锻造之神降下的神恩也不是假的,和圣锤教堂所蕴含的神力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教皇才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阿列克谢在感谢了教皇之后,转身面向祭坛下的广大信徒。
    他说道:“三百多面前,菲利普自东土而来,为我们带来了丰收神殿与锻造神殿的教义。从此,丰收神殿与锻造神殿就在我们的家园扎下根来,并茁壮成长。”
    大殿堂里的信徒们都是听着大贤者菲利普的故事长大的,而他在魔族地盘上当卧底时所做的事情众人却是一无所知。人类这边的各路靠研究他养活的专家学者们做出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从少儿不宜到家长不宜的版本都有。但是从来没有人会想过他居然能在几乎全员无信者的魔族之中传教。
    阿列克谢身旁的教皇微微松了口气,这种事情的话,如果是那一位的话或许真的可以成功。
    祭坛上的阿列克谢不徐不疾地讲述着魔族的人民们在这三百年来是如何在神的指引下在神殿的带领下,经过了三百年的筚路蓝缕艰苦奋斗,终于让大陆西边贫穷落后的魔族人民不再吃草充饥而是吃上饱饭,让千家万户不再是穷得家里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才能穿。
    最后,阿列克谢一脸虔诚地说道:“就在不久前,神降下神谕,指示我们来到此处,向兄弟们致以最真切的问候。”
    教皇在一旁听得眼都红了,纯粹是嫉妒的。三百多年来锻造之神对总部这边不管不顾,原来是跑到西边开分基地去了。
    神谕啊,那是神赐予的最高荣耀啊,能聆听神的亲自教诲那是多么难得与可贵的事情。
    这边几百年连个神恩都没有,那边却连神谕都来了,能不嫉妒吗?
    于是教皇对阿列克谢说道:“我们能否派人去你们的那里,聆听神的教诲。”
    “没问题。”阿列克谢回答道,“我们虽然种族不停,生活的地方不同,但我们都是在同一位神的呵护下一家人,我们欢迎兄弟姊妹们多来走动走动。”
    教皇转过头去看向了圣女布丽吉特和自己的兄弟洛克,在他们两人点头之后对阿列克谢说道:“圣女布丽吉特与枢机主教洛克·布莱恩特将会在时机合适的时候前往拜访。本人代表锻造神殿邀请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来到锻造圣地参观和指导我们的工作。”
    阿列克谢欣然接受了教皇的邀请。
    教皇和阿列克谢两人的谈话并没有隐瞒着大殿堂里的众人,他们在听完了两人的对话之后都膛目结舌,不知该做什么表情的好。
    这算啥?东西热战结束的开端?
    随后阿列克谢抬手一挥,一个宽和高都是两米的书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他对教皇说道:“这些书籍是我们的一点小成果,恳请兄弟姊妹们指出其中的错误。”
    今年的锻造神殿大祈祷仪式上发生的事情把整个大陆给炸得个七荤八素的。
    参加仪式的信徒来自于大陆各地,他们将锻造之神在西边开了个分基地的消息带到了大陆的每一处土地。
    丰收之神同样在那边开分基地的事情被他们无意之中忽略了,因为丰收神殿已经式微,不能用神术为粮食增产后,信仰祂的人就少了。
    在圣锤圣殿门外看热闹的圣安琪儿嬷嬷和凯瑟琳嬷嬷等一众各神殿的神官立即达成共识,由圣安琪儿嬷嬷出面,明天请阿列克谢一起喝个茶,聊个天。
    各国国王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这个消息,而他们却从阿列克谢的发言里听出了另外的内容。
    “魔族那边都穷得吃草了,他们连裤子都凑不齐,以后还打不打。”
    锻造神殿圣女布丽吉特在把阿列克谢带到贵宾楼安排好住宿事宜后立即赶回去开会了。
    神殿的外交事宜归圣女管,接下来还有得她忙的。
    把房间检查了一遍之后,阿列克谢把自己砸在了床上,然后深深地松了口气。今天这场面他不紧张那是假的,他这次是抱着必死之心出访的。
    “难道占卜出错了?”阿列克谢自言自语道,“她说我的这次行动极其困难,九死一生啊。至今除了刚进大殿堂时差点暴露身份外就无惊无险啊。”
    他不知道,他本该在晚上仪式开始前在教堂大门那里被人撞破魔族身份,导致他还没表明份就被一众嘉宾群殴重伤逃跑,而他没跑两步就会被带着两匹狼和一对姐妹花逛展会的西装男放狼捡人头。现在本该撞破他身份的人还关在阿瓦隆城的地牢里面,收了他人头的狼早就变成了路边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