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8

仙娈(肉) 作者:寅生

分卷阅读28

      体一震,满头大汗地惊醒过来。屋里大亮,自己还躺在商船的房里,没有追杀的李伯雄,也没有成亲的婚房,更没有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小人儿,原来只是抱着被子做了一场春梦。

    全身汗涔涔地,沾湿了得被子贴着肉难受,尤其下身一片滑腻。林弘毅翻身坐起来,被子擦着胯间,有点胀痛。他低头褪下黏在腿上的亵裤,一股夹着腥臊刺鼻的腋下汗气扑鼻而来,翻过来的裤料上有一片湿的颜色更深,黏稠稠的。

    林弘毅脸红红的看着自己显露出来的胯下,湿淋淋的阴毛黏在茎干和阴囊的表皮上,阴茎颜色很红嫩,还七八分硬,包皮半褪露出半个赤红的龟头,前端尿道口还流着一丝乳白的浊液。

    林弘毅捏了捏茎干中间,“嘶..啊..”抽抽的涨涨的痛快感,会阴缩了缩,阴茎弹了弹,龟头往前伸出,又是一股残留的精水流了出来。

    林弘毅长出一口气,又闭上躺回床上,胯下阴茎还一挺一挺淅淅沥沥在滴着。他脑子里回味着梦里的那令人沈醉的场景:那肌肤滑滑软软的触感是那麽鲜明,那散发的温暖清香是那麽的令人迷恋,还有最後一刻挤入狭小湿软的地方时那喷发的畅快感。

    林弘毅觉得身体里的躁动已经平息,却又带着深深地空虚感。这个梦醒得太快,太不是时候了,他觉得好遗憾好不满足,还没好好体验一番就没了。梦里的那个人儿就是个男孩,也不知道後面怎麽做,他没经验,不过最後那一下好爽,好想继续啊。更想在现实中真正地拥着那个人儿,即使什麽都不做,只要抱着他嗅着他的香味,可是.....

    李玉来不及起身,就被李伯雄骑坐在他脖子前。幸好李伯雄只是虚坐,可是他也觉得李伯雄那健硕的身躯像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

    李伯雄胯下前倾时,一大团毛茸茸的肉囊铺开在他的脖子上,像给他围了一条围巾,可是太沈重了,两颗鹅蛋大的睾丸压着喉管呼吸都困难起来。粗长黑红的阳具半硬着在眼前,缠着黑毛盘着青筋看着太过狰狞。龟头还充血着,又硕大又圆润,马眼开开合合间,散发着刺鼻腥膻的精液气味。

    李玉觉得自己被一杆上满膛的机关枪指着,随时都会向自己开炮,轰得体无完肤。他呼吸渐渐急促,吞咽几下口水,喉咙蠕动时擦着睾丸滑动,太有诱惑力了。

    “爹昨晚用这个大鸡巴操了骚儿子一晚,你说谁是我儿子?嗯?呵呵!”李伯雄淫笑地握着半软的大肉棒,甩动着拍打李玉的脸。

    “唔..嗯..哼...”李玉摇晃着头躲避着,可是被压着太过前,脸扭转的幅度太小了,根本就躲不开它。这杆枪太长了,那里都是它的目标。

    “是不是用这个大鸡巴操的骚儿子?”李伯雄弯着茎干,大龟头磕着李玉的下巴。

    “嗯?操的你爽不爽?”李伯雄扭了下阳具前半截,让龟头滑面表皮贴着李玉的小嫩脸摩挲着,两个都很光滑的物体摩擦力却很大。

    “跟爹说说,爹的鸡巴干得你爽不爽?你是不是爹的儿子?”李伯雄又弯着茎身,龟头挑着李玉的嘴唇,逼他开口说话。看他死死抿着薄薄的嘴唇,龟头无处下手,就往前听一点,堵着他的小鼻子。

    “啊..别...哈”李玉呼吸更困难,不得不开口求饶,大吸一口气就赶紧闭上,差点让李伯雄把龟头扎进嘴里了。

    “哼哼!喊声爹爹就放了你!叫叫!嗯?乖乖,叫声爹爹疼你!”李伯雄奸计没成功,又诱惑着劝他。茎干硬了许多,已经不易弯折了,他就压下龟头,描着李玉弯弯浅浅的细眉毛,看李玉闭着眼睛,又向下一点龟头压着眼皮磨着眼球。

    李玉口鼻都是李伯雄胯下浓烈的成熟性气息,男人香熏得他都快醉了。李玉实在是开不了口,虽然已经与李伯雄约定好了,可是他就是觉得好羞耻,好像在这种气氛下清醒地喊出来,那名为道德的底线就彻底崩溃了。

    李伯雄边用鸡巴挑弄着李玉的小脸,边说着淫话,一会儿肉棒就被他玩得全硬了,杠杠的再也折不了了。他微微起身,然後膝盖跪坐着夹着李玉的两侧,屁股向後抬起,调整了下胯下,让肉棒从上向下直指李玉的脸。

    李玉趁他调整坐姿,想要推开他爬出来,却哪里是他的对手,又给压了下来,他顺势翻个身,想要脸朝下。

    李伯雄夹着李玉翻了一半的头部,不让他动弹,挺着坚硬的肉根,杵在他侧脸上。李伯雄又找到一个新花样,他嘿嘿淫笑着道:

    “说不说,嗯?乖儿子,叫声爹就饶了你。”他转了转腰股,龟头对着李玉的耳朵,先挑开有些散乱的发丝,然後往李玉的耳朵眼里想要扎进去。不过完全勃起後的龟头太大了,几乎遮住了李玉的小耳朵,只有耳垂露在外面。

    “啊...好痒...哈哈...别弄了...呜呜...哈哈...痒..”李玉的耳朵敏感,那龟头像剥了皮的热鸡蛋,烫得他痒痒,却很舒服。

    “呵呵,这麽喜欢?嗯?叫声爹爹听听!”李伯雄扭着屁股,让龟头往耳孔里钻,好像要干进里面去。

    “啊..啊..”李玉受不了了,耳朵眼很小,可是那强悍的龟头好像能挤进去。肉茎的热力透过敏感的神经传到大脑,李玉觉得自己好像又多了一个性器官正和大肉棒交合着。那磨在耳朵眼里的龟头扭动着还沁出些黏液,李玉立时淫意透体,就喊了出来:“啊,爹啊,爹爹,啊!”

    李玉话一出口就觉得全身像过了一道热浪,然後又是一道电流,失禁般的快感淹没了他。快乐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萎缩的青芽挺起高高地喷出几股精尿水,後穴蠕动一开一合间里面残留的精水蜜液涌了出来。

    “呜呜...嗯..哈..呜呜..”

    “哈哈,乖儿子,别哭了!”李伯雄以为他被自己欺负狠了,听他喊了就起身,坐下身把李玉抱在腿上赶紧安慰他。李伯雄正给李玉擦着眼泪,突然看到李玉的肚皮上几滩水滴,自己背後好像还流有水滴,空气中还能嗅到一股甜香。

    李伯雄刚刚听他叫出声只顾自己兴奋,没发现李玉瞬间高潮了。他手摸摸李玉的肚皮,拿回来嗅嗅,不对,不是这个味。他想了想又伸手穿过李玉的胯间向下,嗯,摸了一手湿淋淋滑腻腻的。他掰着李玉的两腿往上一提,立刻乐了。

    “哈哈,骚儿子,爹操你这麽兴奋?嗯?”李伯雄亢奋极了,要不是想着昨晚累了他一晚,估计立刻就挺枪上马。

    “以後就叫爹了,不准再叫哥了,嗯,知道了吗?”李伯雄抹尽李玉脸上的泪水,正经地命令道,不过下句就暴露了他恶劣的本质,“它才是你哥!”

    作家的话:

    网页刷了好久都不完整,作家登录的链接都挤

分卷阅读28

- 御书屋 https://www.72sale.com